Tales of Phantasia 官方外传(4)完结

~小小的约定~
切斯塔:……要只是跑累了没力气了,你倒是早说呀。
阿琪:就是因为没力气了,才什么也说不出来啊。
切斯塔:……那倒也是。
阿琪:别净让人说没必要说的事了。……真是。
切斯塔:我们,赢了欸。
阿琪:靠这半吊子组合,也还算是成功了呢。
切斯塔:你让我去待机的地方,正好是那一片最棒的点儿。真亏你能制定到那里呢。是偶然选中的吗?
阿琪:就算吧。判断过风向什么的,不知不觉,就。
切斯塔:你是说在那么紧急的状况下,你还读出了风的流向吗?
阿琪:也没什么好惊讶的吧。使魔法的时候,一直都在做来着。
切斯塔:原来是那样啊……
阿琪:怎么,对我刮目相看了?
切斯塔:是啊。可不是“有点”而已。
阿琪:呵呵……被我迷住了?
切斯塔:哪个会……别得意忘形了。
阿琪:唉~唉。要是在刚才那种情况下魔法也复活了该多好啊~
切斯塔:还是不行吗?
阿琪:果然是不治之症吧,连原因也完全不知道。
切斯塔:阿琪……
阿琪:算了,多半也死不了,就这样吧。反正今后都是专管做饭了。
切斯塔:虽说我之前拒绝过一次……你,现在也还想学会使弓吗?
阿琪:哎?
切斯塔:判断风向是成为弓箭手所需要的资质中最重要的一项。我想,
你多半有用弓的才能。好好磨练的话,说不定能成大器。要是你愿意的话,我可以教你。
阿琪:切斯塔……
切斯塔:那个,要是不愿意的话……我当然也、也不会勉强你就是了。
阿琪:……没错呢。试试看吧。
切斯塔:真的吗?
阿琪:嗯。但我想一开始肯定会总是失败,给你添麻烦的……可以吗?
切斯塔:可以啦。大家开头时都是新手。那,就从明天开始吧。
阿琪:嗯!
切斯塔:好,今天就先回去吧。好好休息,恢复体力。
阿琪:明白了,师父!
切斯塔:笨——蛋,还不到时候呢。
切斯塔正要迈步离开。
阿琪:……切斯塔。
切斯塔:嗯?
阿琪:……谢谢。
切斯塔:……哎。

~良药乃灾祸之根?~
第二天一早,克雷斯把一个药瓶交给了阿琪。
阿琪:让我喝这药?
克雷斯:嗯。一定会起效的。
阿琪:这是在哪里搞到的……不会有毒吧?
库拉斯:我们为何要给你下毒啊?
阿琪:那倒也是。好……咕嘟、咕嘟。
敏特:怎么样,阿琪san?
阿琪:没什么的……好像没感觉哪儿有变化似的?
玲:请使用魔法试试看。
阿琪:不太可能有用啦。……Fire Ball。
魔法发动了。
库拉斯:啊哟!别朝着这边发射!真打中了你准备怎么办啊!
阿琪:发、发出来了!?
克雷斯:好!
敏特:真是太好了呢,阿琪san!
阿琪:Fire Ball!Fire Ball!
魔法都成功发动了。
阿琪:发得出……无论多少都发得出!我,真的好了吗!?是药的功效?但是,为什么……?
克雷斯:我们去找了普拉姆巴尔多san,向他要的药。
敏特:一听我们说完阿琪san的症状,就立刻给了处方呢。
阿琪:为了我,专门到妖精之里去了吗?为什么……?我昨天晚上,明明说了那么不负责的话。
克雷斯:为了伙伴而尽力,不是应该的么。
敏特:阿琪san那么苦恼,我们怎可能光是默默地看着,什么都不做呢。
阿琪:大家……谢谢……谢谢……!我一心以为这就像小玲说的那样,是不治之症呢……
玲:那是克雷斯san自己的解释。那样的话,我一句都未曾说过。
回想:
玲:这种症状一旦出现,不经处置的话就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克雷斯:是不治之症吗?
阿琪:哎、哎……

阿琪:啊—!这么一说还真是!因为克雷斯那么说来着,我,还以为一定就……!
克雷斯:抱歉!我错了!
阿琪:哎哟,您饶了我吧~虽说药的事还是要感谢的。
克雷斯:不不,轻率地说出那种话,我真是觉得很抱歉。
阿琪:真是……
库拉斯:阿琪你可没有抱怨的资格。最轻率的就是你啊。
阿琪:为什么呀?
玲:使阿琪san失常的原因,正是您自己采来的蘑菇。
阿琪:蘑、蘑菇……?那个放进了炖菜里的?
敏特:妖精族的人们吃了那种蘑菇,就会变得无法使用魔法。
克雷斯:对于住在妖精之里的妖精来说,这就是常识。他们都一定不会去吃那种蘑菇。
阿琪:是、是吗……?所以地上才长了那么多么……?
库拉斯: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,所以才没记载在文献上。
阿琪:是、是么……
敏特:去拿药的时候,普拉姆巴尔多san还很奇怪来着呢。说不知阿琪san是在哪里找到这种蘑菇的。
库拉斯:为了瞒过去可没少费力。为你,结果落得还要去说谎。
阿琪:哈哈,哈哈哈……那、那个,既然都治好了,结果好一切都好嘛!从今往后,我一定会比至今为止都更活跃更努力的!所以这回就饶了我吧?好吧?好嘛?
库拉斯:真是……你这家伙呀。
克雷斯:今后也拜托啦,阿琪。
阿琪:哎,那还用说。绝对好好的,为诸位卖力!
切斯塔跑了过来,看起来很高兴。
切斯塔:喂,阿琪。
阿琪:啊,早上好切斯塔。刚起来吗?
切斯塔:这个,给你。
阿琪:嗯?
切斯塔将一张木弓递给了阿琪。
阿琪:这张弓是?
切斯塔:那之后我熬夜做出来的,就是为了保证能赶上今天开始的修行啊。
阿琪:啊啊,那件事么……那个呢,就算了吧。
切斯塔:……什么?
阿琪:所以呢,就是说已经不必啦。我好了哦。来,快看!Fire Ball!
魔法发动了。
阿琪:你看?所以呢,不作弓术修行也不要紧啦!果然我还是最适合当魔法师呢!也不用麻烦切斯塔了。这下子,这事就算解决了!
切斯塔:昏……
阿琪:昏?
切斯塔:混——账——王八蛋!去死吧,混账女人!
阿琪:什么嘛突然之间!你想找架打是么?
切斯塔:不错,找得好苦!来!快来!
阿琪:什么呀!
库拉斯:怎么了怎么了,那两个。一大早的就这么吵。
克雷斯:哈哈哈……没错呢。
之后某日,战斗中。
克雷斯:大家,用往常的连携上吧!
敏特:是!
库拉斯:万事俱备!
阿琪:了~解!
玲:请交给我。
切斯塔:赶快上吧!
连携攻击……有待补完。
阿琪:好,今天也是大胜利!
战斗结束后。
阿琪:干嘛要在那儿射偏?真是,太笨了!
切斯塔:你哪里有资格来教训我!
阿琪:怎么没有!就是有你拖后腿,这边才这么费力气的!
切斯塔:你不也一样,前阵子搞错了咒语的属性,结果反而替怪兽回复了不是!你以为那时候帮忙擦屁股的时谁啊!
阿琪:屁股……!你冲着女孩子说什么呢!恶心!
切斯塔:打个比方罢了!
库拉斯:今天又比平常折腾得还要起劲呐。
克雷斯:就不能适可而止,搞好关系吗。
敏特:啊呀?阿琪san和切斯塔san,关系很好不是么。
克雷斯:这从哪里能看出来?
敏特:一看就是呀。小玲也这么想,对吧?
玲:对。我们不必担心。总有一天,克雷斯san也会明白的。
克雷斯:总觉得,被人小瞧了似的……
库拉斯:哈哈哈,别在意。不值得烦恼的。
克雷斯:……算了不管了。总之,大家齐心协力,加油吧!
库拉斯:是啊。
敏特:对呢。
玲:是。
与此同时,阿琪和切斯塔还在“打架”。
阿琪:什么呀,笨蛋切斯塔!吊眼!
切斯塔:吵死了,粉红头!
阿琪:笨—蛋,笨—蛋,笨—蛋!
切斯塔:你、你……!
阿琪:最讨厌你了!去—死!

THE END

尾声~现在~
阿琪:……如此这般,也曾有过那样的事呢。并非多久之前的事情,却觉得很令人怀念呢。
切斯塔:没错。
阿琪:是因为看见了这棵树呀。见到这许多箭痕,就会想起很多事来。
切斯塔:这棵树……连树枝的样子都和我当初修行时用的那棵树相似欸。
阿琪:不可能吧。
切斯塔:真的是。我一直盯着看来着,不可能会忘。这样的偶然重复太多,让人感觉不好呐……
阿琪:咳,就别太在意了。你看看这个,切斯塔。
锵!
阿琪掏出了当时切斯塔做的木弓。
切斯塔:你,那把弓……!
阿琪:嘿嘿~吃惊了?
切斯塔:这不是那时我做的那把么!为什么在你那儿!
阿琪:看见你把它扔掉,我就偷偷的回收喽~
切斯塔:还给我!
阿琪:不—行—。归我了~
切斯塔:你拿着,不也没什么用吗!
阿琪:有用哦。原本就是要送给我的东西,对吧?
切斯塔:那么说……倒也没错……
阿琪:我很高兴呢。因为你的那份心意。所以至少,要把这弓保留下来,这么想着,才拿了。……可以吧?
切斯塔:没辙呢……
阿琪:呵呵,谢谢。
附近有动静。
阿琪:切斯塔,快看那边的树丛!
切斯塔:知道了。有东西呐。
阿琪:啊,刚刚看到有个茶色的东西闪了一下!
切斯塔:那颜色……说不定是野猪。
阿琪:要能把那个捉回去,大家肯定很高兴吧。快去吧!
切斯塔:……好嘞来了!

~完~

题目 : TALES OF传说系列
博客分类 : 游戏娱乐

Tales of Phantasia 官方外传(3)

~疑惑~
阿琪以外的众人聚在一起。
库拉斯:你们对阿琪的行动怎么看?
克雷斯:嗯……
敏特:阿琪san以自己的方式,认真地干着这件事呢。
克雷斯:对。并不是在开玩笑。这个我明白,但……
库拉斯:老实说我觉得很麻烦。
敏特:虽然想尽力协助的心情,并没有变……
切斯塔:有什么事吗?
玲:有件事我有点在意。
切斯塔:有点在意?
玲:……不,还是算了。可能是我想过头了。
切斯塔:……?
阿琪出现了。
阿琪:大~家好~啊!都聚在一起说什么呢?
克雷斯:那是……那个…对,在说阿琪的研究呢!进展得怎么样了?
阿琪:顺利、顺利!多半很快就可以完成吧!
敏特:真的吗?恭喜了。
阿琪:……所、所以呢!就还希望大家能再教我更进一步的事。
克雷斯:又要?
阿琪:嗯。不行吗?
敏特:没有那种事,但……
玲:远处有烟雾……!
敏特:那个方向是有市镇的,对吧?
切斯塔:城市被袭击了!?
克雷斯:若是达奥斯的攻击就糟了。立刻赶去吧!
库拉斯:是啊。
敏特:明白了。
阿琪:等一下,大家!
克雷斯:阿琪,快!
阿琪:啊,嗯。是呢……

~战斗之中~
众人抵达了遭袭的城镇。
克雷斯:上吧,大家!
众人的连携攻击。
库拉斯:最后一击交给你了,阿琪!
阿琪:啊……我……
库拉斯:怎么了,快动手啊!
敏特:阿琪san……?
怪兽又动弹了几下。
切斯塔:可恶,又活过来了!
克雷斯:阿琪,危险!
怪兽朝阿琪冲了过去。
阿琪:噫……!
库拉斯:跟那里干站着干什么呢!
敏特:阿琪san!
玲:呃……赶不上了!
玲为了保护阿琪,被怪兽击中了。
克雷斯:小玲!?
切斯塔:混帐……!你别来劲!
切斯塔放箭,库拉斯又施法术,终于击倒了怪兽。
库拉斯:哈……哈……好歹算是收拾了……
敏特:小玲,振作点!小玲!
玲倒下了。
切斯塔:玲!
阿琪:啊……啊啊……!

~发觉~
库拉斯:你在想什么呢!
阿琪:唔……
库拉斯:搞清状况!你当时为什么没用魔法!
阿琪:那是……
切斯塔:知道因为你的犹豫不决,同伴遭了多大的灾吗!
阿琪:……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小玲的。
阿琪好像下了什么决心。
阿琪:那,那个。实际上我……
库拉斯:有应做之事时还不去做的家伙,这里可不需要。我们的战斗可不是儿戏。
阿琪:……!
克雷斯:阿琪没有使魔法,是因为那个正在进行的研究么?
阿琪:那是……
克雷斯:如果是的话,能不能把那个研究暂时冻结一阵?抱歉。
阿琪:哎……?
克雷斯:今后的战斗应该会越发严酷的。再说,我们并不知道敌人何时会来袭。阿琪的魔法,对于我们来说是万不可欠缺的。
阿琪:我的……魔法……没错呢……是这样没错呢……
玲和敏特回到了众人所在之地。
玲:诸位,让你们担心了。
克雷斯:小玲!状况还好吗?
玲:敏特san已经替我治疗过,没有问题了。
克雷斯:那太好了。
阿琪:小玲,真的对不起了。我……我……
玲:阿琪san。
阿琪:啊、嗯。什么事呢?
玲:有件事想请教。如果我说错了的话,抱歉。……阿琪san,是不是无法使用魔法了?
阿琪:……!
切斯塔:什么……!
克雷斯:是那样的吗?
过了好一阵,阿琪终于开口了。
阿琪:……嗯。
库拉斯:为何不早说!几时开始的?
阿琪:就是我宣言说,不使用魔法了,的那一天。
敏特:原来不是阿琪san自己不想使用魔法了么……!
克雷斯:原因是?
阿琪:完~全不知道。这也是头一回。
切斯塔:(对玲)你说有些在意的事,就是这件吗?
玲:对。因为阿琪san的态度很不自然,我想说不定会是这样的。
切斯塔:是吗……
库拉斯:原来如此啊……因为无法使用魔法了,作为替代,就想做些别的事来着么。
阿琪:算是吧。大概就那样。但是既然暴露了,那也没办法呢。我放弃了。
库拉斯:就这么办罢。到恢复为止,阿琪就都在后方待机。
阿琪:啊,不是不是。我说放弃,不是放弃那个。是放弃和大家同行。
众人无语了。
敏特:你在说什么呢,阿琪san?
克雷斯:别乱开玩笑!
阿琪:不是玩笑。现在的我,和大家在一起也只是添乱。使不了魔法的我就不过是个累赘,之前库拉斯不也说过的么。
库拉斯:那只是……!
阿琪:只是欺负我玩?是吗。我倒觉得那是实话。大家需要的是我的魔法,而不是我本人,刚才大家所说的,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?
克雷斯:我并不是那个意思……
库拉斯:……
切斯塔:你,适可而止吧。
克雷斯:切斯塔……?
切斯塔:不出声听着你说,还真就口无遮拦了,你别装正经。反正,你不过是装出要走的样子,以为这样就能得到挽留,对吧?
阿琪:没有……
切斯塔:我就是讨厌你这个性子。根本就没怎么努力,好意思发牢骚。别以为自己不去找原因,光跟这里哭诉,别人就会帮你。像你这样任性的家伙,我才不管呢!
阿琪扇了切斯塔一耳光。
阿琪:你说谁是不去找原因,只会哭诉的家伙……?我找了呀!试了各种各样的药,偷偷回家去查文献!可能谁也没注意到吧,但连阿尔巴尼斯塔城我都去了呀!
克雷斯:是去找鲁恩古罗姆san了吗?
敏特:什么时候……?
阿琪:为什么没说?还不是……还不是……!……够了!
阿琪跑着离开了。
克雷斯:阿琪,等一下!
库拉斯:阿琪!
敏特:阿琪san!
切斯塔:那家伙……在哭吗……?

~孤身一人~
夜里,孤身一人的阿琪。
阿琪:哈……今后该怎么办呢……暂且先回到托尔,之后回到原来的世界就好了么……?回去,干吗?我……
附近有动静。
阿琪:什么声音?是对面……?

~理由~
阿琪:那是……!
阿琪走过去,却见切斯塔正在独自练习射箭。
切斯塔:呼……
练习似乎暂告段落,切斯塔开始盯着那作为靶子,箭孔累累的大树看。
切斯塔:还差得远啊……
阿琪:切斯塔……
切斯塔注意到阿琪也在。
切斯塔:……跟那儿直直地站着,有什么事吗你。
阿琪:啊、不,那个……要是打搅你了的话,抱歉。我没想这样的。
切斯塔转身搭弓,又瞄准了大树。
切斯塔:倒也还不算碍事。大家可都在找你呐。
阿琪:是吗……又添麻烦了呢……
切斯塔射出的箭正中大树。
阿琪:切斯塔……你每天晚上都像这样,一个人练箭的吗?
切斯塔:对。
阿琪:树干上都是洞……这些,全都是你……?
阿琪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阿琪:之前你也曾经一大早,从别处回来过呢。那时也是……?
切斯塔:即使坚持这样,也不可能一下子变强。被克雷斯落下的差距,可没法轻松的就追上。
切斯塔又拉开了弓。
切斯塔:但是啊……
箭又一次正中树干。
切斯塔:不练不行呐。
阿琪:啊,可是。练习的效果,不是有显出来吗?昨天的战斗,切斯塔的攻击,不就伤到了怪兽么。
切斯塔:那是多亏敏特帮忙。
阿琪:怎么一回事?
切斯塔:在我攻击前,敏特对怪兽用了Acid Rain对吧?因为那个,我之后的攻击才有效的。是我事先拜托她用法术的。
阿琪:是……这样吗……
切斯塔:我会去求敏特,你很意外吗?
阿琪:嗯、嗯……不,怎么说呢。我也不清楚……
切斯塔又搭上了弓。
切斯塔:……我的妹妹,被达奥斯所控制的人杀掉了。
箭又中了树干。
切斯塔:我和大家在一起,是为了要替妹妹报仇。保护世界什么的,其实都无所谓。只要能打倒达奥斯,就足够了。
阿琪:切斯塔……
切斯塔:结果就是一切。为了这个结果,我什么都肯干。不能不干呐,我是。没力量也好,没才能也好,只能去干。
阿琪:……
切斯塔:……
切斯塔射出一箭,击中了树干。
阿琪:我可……没有像你那样,那么坚定的意志。果然,我不配和大家在一起吧……
切斯塔:只是为了好玩或是一时兴起,不会有人一直奉陪到这儿来的。
阿琪:可是……
切斯塔:你肯定也有的。和大家共同行动的,那个理由。
阿琪:那样的……契机是因为,大家帮我报了朋友的仇……然后,我就说,这回我来帮你们吧,就这样成为了同伴,仅此而已呀。
切斯塔:但是从那之后,就一直在一起的吧。
阿琪:嗯。
切斯塔:和那些家伙在一起,心里感觉很舒服不是吗?
阿琪:……那是,当然了。
切斯塔:这不足够了。
阿琪:哎……?
切斯塔:那就是你的理由。
阿琪:就这些……就可以……?
切斯塔:用不着我说,你自己才是最明白的吧。
阿琪:我……我是……!嗯,说不定是的……不,是的……一定是。我……想留在这儿。想和大家在一起……!
切斯塔:这样的话,就好办了。别说什么放弃。咬紧牙关,好好的跟紧了直到最后!不能使魔法了也好,战斗时帮不上忙也好,跟紧了!就干做饭呐什么的不就好了?想留下所以留下,这样就够了!
阿琪:切斯塔……!
两人都沉默了一会。
阿琪:……我,做饭可是很烂的哦?要我全权负责,会很要命的,行吗?
切斯塔:没事儿。只要没下毒,也没什么不能吃的。
阿琪:那个,完全不能算是鼓励耶。
切斯塔:是吗?
两人又沉默了一阵,之后,不知何时,同时绽开了笑容。
阿琪:呵呵……
切斯塔:呼……
阿琪:啊哈哈……!
切斯塔:哈哈哈哈……!
阿琪:……呼,总觉得,心情一下子舒畅了。
切斯塔:那太好了。
阿琪:竟然会和你这样子对话,真是想都没想过。
切斯塔:我也一样。
两人正要说些什么时,却……
阿琪:切斯塔,对不……! 切斯塔:阿琪,刚才抱……!
远处传来奇怪的声音。
切斯塔:刚刚的吼声是……!
阿琪:是从对面传来的。快去看看!
~齐心协力~
切斯塔:糟糕了……是怪兽。
阿琪:怎么办?
切斯塔:阿琪你立刻回营地,叫醒克雷斯他们。
阿琪:那切斯塔呢?
切斯塔:在这里拦住那家伙。
阿琪:一起回去吧!光一个人顶不住的!
切斯塔:不行。那家伙动作很快,我们跑不过它。要是克雷斯他们在睡觉时被袭击,那可就完了。
阿琪:可是……你一个人的话……!
切斯塔:成了你快去!再跟这里发呆,我们可要被全灭了!
阿琪:……不。
切斯塔:你说什么?
阿琪: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的话,你说不定会死的。凭你现在的力量,是赢不了那家伙的对吧?
切斯塔:那你要怎么办!
阿琪:……一起打倒它。我们齐心协力。
切斯塔:什么……?
怪兽注意到了两人。
切斯塔:糟了,它注意到这边了。冲过来了!
怪兽冲了过来,但二人在千钧一发之际闪开了。
切斯塔:好险……这要是正面挨上一下,立刻归西了也是难保。
阿琪:切斯塔,那家伙的弱点在哪儿?
切斯塔:在脖子后面。
阿琪:能狙击射中吗?
切斯塔:只要那家伙露出破绽就行。但是那就……阿琪,怎么了?
阿琪:你去爬到对面的树上等着。我把那家伙引到方便你瞄准它弱点的地方。
切斯塔:你要当诱饵吗?乱来,太危险了!
阿琪:可以吧?交给你了!
阿琪向怪兽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切斯塔:喂,阿琪!
阿琪:这可能是我生下来后第一次,自己站到第一线上来……!好了,来吧!

时间轴:躲开攻击!
成功时:阿琪:噢哟,好险好险。
失败时:阿琪:痛……!稍微蹭上了一点么。下次可要干得更漂亮点。

阿琪:来啊来啊,怎么了!?

时间轴:躲开攻击!
成功时:阿琪:嘿哟。啊呀~,这可真够刺激的……!
失败时:阿琪:痛!失败失败……得小心点呐。

阿琪:也差不多了……切斯塔,好好干呀……!
阿琪的独白……甚长,有待补完。
阿琪:我和大家在一起的理由,那根本就不需要去烦恼,不是么。
阿琪:好……就是现在!

时间轴:切斯塔!拜托了!
阿琪:切斯塔!拜托了!
切斯塔:吃我一箭!
成功时:切斯塔:好!时机绝妙!
失败时:没有台词。
连续三次时间轴成功,可获得阿琪的称号“轻灵Girl”。

切斯塔:成功了!阿琪,成功了!
阿琪:呼……太好了……
阿琪晕倒了。
切斯塔:喂,阿琪!振作点!阿琪!阿琪!

题目 : TALES OF传说系列
博客分类 : 游戏娱乐

Tales of Phantasia 官方外传(2)

~对男生严格要求~
第二天早上
阿琪:唔~,早上好……
克雷斯:早上好啊,阿琪。
阿琪:今早轮到克雷斯值班么。好,那等早饭做好了再叫我吧。
克雷斯:要睡回笼觉么?
阿琪:对。
克雷斯:阿琪,等等。帮忙生一下火好吗?
阿琪:我可不是点火装置。
克雷斯:别那么说,拜托啦。就用你最拿手的魔法一下搞定就好啦。
阿琪:真没辙呢……来,Fire Ball。
魔法没有发动
克雷斯:……
阿琪:……哎?
克雷斯:怎么了?
阿琪:Fire Ball。怎么回事……Fire Ball!
魔法还是没有发动
克雷斯:阿、阿琪?
阿琪:Fire—Ball——!
魔法仍旧没有发动。
阿琪:奇了怪了……
克雷斯:或许,是变得没法使用魔法了?
阿琪:哪里可能!那种事怎会有呢?
克雷斯:可是……
阿琪:啊~,还是算了。生火本来也是当班的人的事呢!自己来,自己来!
克雷斯:哎……也就生个火嘛。前阵子,敏特当值的时候你不是替她干了吗?
阿琪:敏特是敏特,克雷斯是克雷斯!我对男生可严格了!好,那就这样了!
克雷斯:喂!阿琪!

~累赘?~
阿琪一个人来到附近的森林中,尝试使用魔法。
阿琪:Ice Needle!
阿琪:Eruption!
阿琪:Tractor Beam!
魔法无一发动。
阿琪:其它的咒语也不行么……这下真没辙了。虽然对克雷斯说了不是来着,但这样子,无论怎么想也都是……
回想:玲:妖精或半妖精之中,时不时会出现无法再使用魔法的人。
阿琪:难道说,我真的……?
附近有动静
阿琪:谁!?
切斯塔走了出来。
阿琪:切斯塔?
切斯塔:阿琪?
阿琪:这一大早的,你去了哪儿呀?
切斯塔:哪儿、哪儿都成吧。反正和你没关系。
阿琪:说什么呢。我们这可是在进行团体行动呢。要是你不见了,我们也很麻烦呀。
切斯塔:我可根本不能算战斗力吧?
阿琪:那、那是……
切斯塔:战斗就全交给你就成了吧?说来说去,你可是天才呐。
阿琪:唔……话、话是不错。
切斯塔:我在与不在,都没关系吧。别管我。
切斯塔转身要离开。
阿琪:等等,切斯塔!你……没看见或听见我刚才在这里干的事吧?
切斯塔:我可不知道。
阿琪:真的吗?
切斯塔:你干吗问得那么紧啊?
阿琪:没、没什么……好了没事了!你到那边去!
切斯塔:一会儿说等等,一会儿又说快走,真是没个消停时候的女人。
切斯塔离开了。
阿琪:那态度算什么呀。既然弱就摆出些弱者的样子,再老实点才是。笨——蛋!
阿琪:可是等一下……现今的我,是不是和那家伙在同一立场上呢?
回想:库拉斯:不能用魔法的阿琪,只是个大累赘而已。
阿琪:这下可真……惨了。

亦曾有过那样的事呢~现在~
切斯塔:弱就摆出些弱者的样子,再老实点才是……么。真是一针见血呐。
阿琪:那个,不是啦。当时也不过是那什么,一冲动就脱口而出罢了。
切斯塔:我可觉得你说的话是真理,可要好好铭记在心呐。
阿琪:切斯塔……生气了?
切斯塔:哪里生气了。不如说我都想感谢你了。幸亏一直以来被你看不起,我才能成长为今天的我呐。
阿琪:呜呜……你果然还是在生气吧?
切斯塔:没生气,没生气。到如今,倒真觉得挺有趣的。话说回来,当时你可也够厉害的啊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都忍不住要笑。
阿琪:呜呜……当时的确是……我自己也觉得是很乱来啦……

~特训宣言!~
克雷斯:暂时不使用魔法了!?
阿琪:嗯。
库拉斯:为何突然提出这件事。
阿琪:嗯~……因为烦了?
库拉斯:烦、烦了……!
克雷斯:阿琪,那可不行啊。我们的战斗可不是儿戏。
阿琪:没问题的啦。战斗力不也增加了么?切斯塔暂且不论,有小玲在就可以放心了不是吗?
切斯塔:没本事,还真抱歉呐。
库拉斯:古怪。
阿琪:唔。
库拉斯:这也太过突然了。昨天你可从未提起过这些话。
阿琪:呜呜。
库拉斯:烦了只不过是个借口,事实上,多半还有别的理由吧?
阿琪:好敏锐呐,这个大叔。
库拉斯:嗯?
阿琪:没什么理由!真的只是一时兴起而已!
克雷斯:唔—……那,不用魔法,准备怎么办呢?
阿琪:对对!我就是想和大家商量这事呢。短期内,我想是不是就试着做做大家在做的事来看看。
克雷斯:我们做的事?
阿琪:比如说像克雷斯一样当剑士呀,或者和敏特一样当个法术师什么的。
克雷斯:阿琪当剑士?
敏特:阿琪san要做法术师吗?
克雷斯:嗯……
敏特:那个……
库拉斯:不适合。
阿琪:说什么!适不适合,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!
克雷斯:现在开始要成为剑士,多半会很费力气的。
阿琪:那我会拼命努力的。好吧?求求你了!
克雷斯:可是啊……
阿琪:唔唔……这样的话就没法子了。把真正的理由告诉你们吧。虽说尽量想保密来着。
克雷斯:真正的理由?
阿琪:实际上现在我正在研究新的魔法,是和现今为止的魔法完全不同系统的。
库拉斯:办得到么?
阿琪:理论上可以的。但是想要实现,光有魔法的知识和素养是不够的。
敏特:因此才会说要试着做些魔法以外的事么?
阿琪:……算、算是吧。
库拉斯:原来如此。所以才会突然说出那么奇怪的话来么。
阿琪:对对!没错!
克雷斯:这样的话就明白啦。但是真见外啊,一开始就这么说不就好了。
阿琪:抱歉抱歉。哎,我是天才嘛。所以不太想让大家看到我有在努力啊。
克雷斯:如果是这样,那我们会尽力协助的。有事就尽管说吧。
敏特:也请让我出一份力吧。
库拉斯:新系统的魔法我很感兴趣。乐意相助!
玲:如果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……
切斯塔:……
阿琪:大家一下子就相信了,还真是得救了。
克雷斯:那么,试着干点儿什么呢?
阿琪:嗯—,是啊。怎么办呢……
选项:1.当剑士吧!
2.法术师不错呢!
3.召唤士如何?
4.索性作忍者!
5.出其不意,去当弓箭手!

~当剑士吧!~
阿琪:试着当当剑士吧。克雷斯老师,请多指教!
克雷斯:好嘞来了。那就先从基础中的基础,挥剑开始吧。拿这把木刀,挥几下试试。
木刀比想象中要沉。
阿琪:呜,好重。
克雷斯:这可不是普通的木刀哦。这把已经加上了重物,所以重量上和真剑是一样的。
阿琪:这样的剑,我挥得动吗?
克雷斯:想当剑士,就必须要挥。
阿琪:明白了。总之先挥几下看吧。
阿琪挥了一次剑。
阿琪:哈!
克雷斯:一!
阿琪又挥了一下剑。
阿琪:呼!
克雷斯:二!
阿琪又挥了一下剑。
阿琪:嚯!
克雷斯:三!
阿琪又努力挥了一下剑。
阿琪:嗨呀!
克雷斯:四!
阿琪又努力挥了一下剑。
阿琪:哈呀!
克雷斯:五!
阿琪又尽力挥了一下剑。
阿琪:嚯啊!
克雷斯:六!
阿琪:没……没劲了。让我歇一会儿。
克雷斯:这不十下都还没挥完么。
阿琪:话虽如此,胳膊抬不起来呀。
克雷斯:真是没体力啊。
阿琪:我可从没拿过比扫帚重的东西呢。啊啊,累死了!克雷斯一直就在做这么累的事吗?
克雷斯:当然了。身为剑士,平日的修行可是比什么都要紧的。我现在碰上有时间的日子,也都会一整天练习挥剑的。
阿琪:一、一整天?
克雷斯:嗯。早上起来,练习挥剑。吃过早饭,练习挥剑。吃过午饭,练习挥剑。吃过晚饭,练习挥剑。之后就睡觉了。
阿琪:好无聊的生活。
克雷斯:这就是作剑士了。你去问其他人,得到的回答多半也是相同的。
阿琪:为什么你和敏特老是没有进展,我似乎能够理解了。(获得克雷斯的称号“努力的剑士”)
克雷斯:哎?那、那是为什么?
阿琪:没什么。那,练挥剑的话能学会招式吗?我想学了招式,早些参加实战。那个怎么样?狮子战吼!
克雷斯:一上来就是狮子战吼有点困哪啊。果然一开始还是魔神剑吧。
阿琪:魔神剑?好一般呐。
克雷斯:可别小瞧魔神剑。这可是基本中的基本。连“身为剑士,应当始于魔神剑,终于魔神剑”的说法都是有的。
阿琪:我知道啦。那,花多长时间能学会魔神剑?
克雷斯:是啊。每天认真修行的话,三年后应该差不多了吧。
阿琪:三年!?
克雷斯:要认真修行才可能的。为此每天最少也要练习挥剑三千次以上。等学会魔神剑了,那也算就能参加实战了吧。
木刀从阿琪手中掉下去了。
克雷斯:阿琪?
阿琪:抱歉,还是算了。我可能不适合当剑士。再见了~!
克雷斯:啊、喂!阿琪!
阿琪:到能使出魔神剑要三年。我可没法练那么久啊。怎么办呢……

~果然还是法术师!~
阿琪:果然我也是个女孩子,对白衣天使还是挺憧憬的。所以呢,就来修行法术了。敏特老师,请多指教!
敏特:我明白了,请交给我吧。
阿琪:现在就向老师提问!该怎么做,才能学会使用法术呢?
敏特:我想,关键呢就是要对于想要施用法术的对象抱有体贴关怀的心情。
阿琪:哦哦。体贴关怀。
敏特:我想治好这个人,我想尽力做点什么,努力这样祈愿就好了。在心中为对方加油鼓劲就可以了。加油,振作些,这样就可以。
克雷斯和库拉斯走了过来,表情很痛苦。
克雷斯:敏特,治疗拜托你了!刚才和怪兽战斗负了伤。
库拉斯:我也是……好痛……痛啊……血哗哗地淌……
敏特:是、是!马上!我治疗克雷斯san,库拉斯san就交给阿琪san了!
阿琪:哎,这么快就上了吗?
敏特:阿琪san的话一定能办得到的。记住体贴关怀的心情!
阿琪:真的能行吗……?
库拉斯:怎样都成……快点给我治吧……
阿琪:看来不该犹豫了呢。总之,试试看吧。
阿琪闭上眼,默不作声,好像在想什么事,库拉斯则显得十分痛苦。
库拉斯:阿琪……?你在干什么……?
阿琪:在心中为你鼓劲呢。加油……加油……
库拉斯:那个,如果能用果冻,我想我会更好受些……
阿琪:嘘,别出声,我会分心的。加油……治好吧……快好起来……
库拉斯:啊,可能不成了……眼前开始模糊了……
阿琪:加油……加油……!
克雷斯:唔哇!库拉斯san脸色惨白!敏特、敏特!
敏特;库拉斯san,振作些!现在立刻就给你治疗!Heal!
库拉斯的伤势转好了一点。
库拉斯:唔……
敏特连发Heal。
敏特:Heal!Heal!不行呢。不同时施用多个法术就没效果。这么严重,是不是改用苏生术会更好些呢……?
阿琪:……啊?难道说差点死掉了?
库拉斯终于逐渐缓了过来。
库拉斯:要杀了我呀你!
阿琪:呜呜,对不起。
库拉斯:真是……!
克雷斯和库拉斯离开了。
阿琪:被狠狠训了一顿……
敏特:不必消沉哟。下次一定会顺利的。
阿琪:真的只凭关怀体贴对方的心情,就能使用法术吗?
敏特:可以哟。刚刚只是关怀的心情稍微有些不够而已。(敏特获得称号“温柔的护士”)
阿琪:我这也算是尽力抱着关怀之心去做的啊~~因为对方是库拉斯,所以不成吗?又是个大叔来着。
敏特:这就不好说了……
阿琪:是啊……对方是克雷斯的话,说不定会成功来着。又年轻。
敏特的表情变了。
敏特:那个……是怎么一回事?
阿琪:哎?怎、怎么?
敏特:为什么如果对方是克雷斯san,就能成功呢?
阿琪:这个嘛,年轻人恢复也……那个,总觉得有点可怕。
敏特:阿琪san对克雷斯san,抱有特别的想法吗?
阿琪:哪可能!怎么会有这种事呢!
敏特:虽然这么说,但在十二星座之塔,想、想要吻他来着不是吗。
阿琪:那不过是欺负克雷斯玩而已呀。别再谈这个话题了,好吗?
敏特向阿琪走近一步。
敏特:不!考虑到还有今后,我就一直想要好好和阿琪san谈一次的!拜托阿琪san,请把你真正的心情告诉我吧!
克雷斯和库拉斯又负了伤,来请敏特治疗。
克雷斯:敏特,抱歉还要请你……
库拉斯:唔……好痛……这还真痛啊……
阿琪:快看,敏特!克雷斯他们那边有麻烦了。
敏特:那种事怎样都好。
克雷斯:怎样都好……
库拉斯:哈……呼……哈。
克雷斯:拜托了敏特,快!
敏特:现在我们正在说很重要的事,很抱歉,有事请稍后再来好吗?
库拉斯:啊啊……这回真是不成了……死去的爷爷在叫我……在说“到这儿来。”……
库拉斯昏倒了。
克雷斯:库拉斯san!?
敏特终于回过神来。
敏特:哎?啊、怎么回事?库拉斯san!库拉斯san!
骚动结束后,克雷斯十分生气。
克雷斯:你们两个,不认真干的话可是会添麻烦的!
敏特:抱歉……
阿琪:对不起……
阿琪:哈……接下来该怎么办呢……?

~挑战召唤士!~
阿琪:挑战一下召唤士如何呢。召唤和魔法相似,还算容易做些。库拉斯老师,拜托您了!
库拉斯:啧啧啧……你这么说可错了,阿琪。不能把魔法和召唤术相提并论。
阿琪:不一样吗?
库拉斯:完全不同。魔法乃是使用玛那,引起诸种效果的现象。
阿琪:是啊。
库拉斯:相对的,所谓召唤术!乃是于自然界中存在的精灵签订契约,自由的驱使它们!如何。完全不同吧。
阿琪:关键就是,靠自身努力还是依赖别人对吧。
库拉斯:Shut Up!什么叫依赖别人,依赖什么呀!你这就是继承妖精血统的家伙!也不想想为了能有今天的成果,其他人吃了多少苦头……!
阿琪:啊,别当真别当真,对不起。召唤术好厉害!好厉害啊~!
库拉斯:……原本驱使精灵需要契约,但突然间就从那开始也有些为难你。先把我的戒指借给你,你用这个试着唤出精灵。
库拉斯把契约戒指递给了阿琪。
阿琪:谢谢。
库拉斯:不过即使拿到戒指,也不可能轻易地唤出精灵就是了。
阿琪无视库拉斯的话,立刻就尝试召唤。
阿琪:好—嘞,上吧。现身吧,伊弗里特!
伊弗里特出现了。
阿琪:太好了~!出来了出来了!
库拉斯:轻易地……唤出了呢。
阿琪:看人召唤出来和自己召唤出来,高兴的感觉不一样呢。有可能同时召唤出多个精灵吗?
库拉斯:理论上也不是不可能,但现实中难以办到啊。精灵的操控需要极大的精神力。一般一位已是极限了。
阿琪:那试试看吧。来吧,温蒂尼!
库拉斯:喂,阿琪!不可乱来!
可是温蒂尼也立即就出现了。
阿琪:哦~出来了出来了。什么嘛,轻松搞定!
库拉斯:难以置信……同时控制两位精灵,就连我也……!
阿琪:都到这儿了,再试一下行么?Come on,希露夫!
库拉斯:什么!?
同样地,希露夫也一下就现身了。
阿琪:嘿嘿,干成咯~
库拉斯:为什么……我无法跨越的障壁,她却轻而易举地就……
阿琪:嗯,这样的话应该还行,我想召唤术我还是能成的!库拉斯,今后就和我一起,两个人干双人召唤士吧!
库拉斯:双人召唤士……?
阿琪:什么呀,不愿意?
库拉斯:说不愿意还是……唔……
伊弗里特对阿琪说了些什么,但是库拉斯却听不懂。
阿琪:哎?有话要说?
阿琪听伊弗里特讲话。
阿琪:嗯嗯。……哦。哈哈……
库拉斯:在说些什么?
阿琪:库拉斯,你在精灵中评价很糟呢。
库拉斯:你、你说什么?
阿琪:说你把人往死里使。偶尔也给放个假吧。
库拉斯:这、放假。
温蒂尼也跟阿琪说了几句话。
阿琪:知道露娜强,但也别光宠着那家伙。
库拉斯:就算你这么说……
希露夫又对阿琪说了几句话。
阿琪:还有,别在没人的地方,一个人看着贴有大头贴的杯子傻笑。
库拉斯:要你管!
三位精灵又对阿琪说了些什么。
阿琪:原来如此。你们的雇主好像是个有很多问题的人物呢。……那,要不要放弃库拉斯,正式到我这边来?
库拉斯:阿琪!你说什么呢!
阿琪:待遇保证优越哦。对你们可不是什么坏事。
精灵们显得很高兴。
阿琪:哎—,精灵们好像没什么异议。
库拉斯:你说什么……!
阿琪:对不起呀,库拉斯。但是你看精灵们也都这么说呢。
伊弗里特对阿琪说了几句话。
阿琪:什么什么……你好像很理解精灵的心情。
温蒂尼对阿琪说了几句话。
阿琪:吾等也甚愿为你效劳。
希露夫也对阿琪说了几句话。
阿琪:就此,希望能正式订立契约,意下如何……?
见阿琪能明白,精灵们显得很高兴。
库拉斯:可恶阿琪……!你要抢夺我的位置么……!……等一下……你刚刚说什么?契约……你说契约?
库拉斯十分慌张。
库拉斯:不、不可,阿琪!这个可真的不行!
阿琪无视库拉斯,继续与精灵们对话。
阿琪:想和我契约是吗。……嗯,好啊!
库拉斯更加焦急了。
库拉斯:蠢货——!出什么事我可不管了!
阿琪:好吵啊,库拉斯。你就老实放弃吧。
库拉斯:你难道忘记了和精灵签订契约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吗?快想想迄今为止的事!所谓和精灵契约就是……契约就是呐……!和精灵交战,不得胜就无法成功啊!
阿琪:哈!是、是这么来着……!
阿琪想起来了,但是已经晚了……
阿琪:等一……!我现在……!
伊弗里特的烈焰和
阿琪:噫——!
温蒂尼的巨浪,
阿琪:呜哇——!
还有希露夫的旋风……
阿琪:绳、绳子、给我绳子!
阿琪毫无反抗之力。
阿琪:暂停!我说暂停!
但是精灵们毫不留情。
阿琪:饶了我吧啊啊!
骚动后,阿琪总算是生还了。
阿琪:可恶……现在的我,那可能和精灵对战而获胜呢……这一来当召唤士也没戏了么……唉……该怎么办呢?

~向忍者挑战!~
阿琪:当忍者好像挺帅的呢。那么,还请多指教!
玲:阿琪san是当真想成为忍者吗?
阿琪:嗯,想当。
玲:是么……
阿琪:无论是什么修行,我都会去做的!说到忍者的特训,就是那个吧?在水上走啦,飞越高墙啦之类的!
玲:那自然不错……首先还是来做个适应性检查吧。
阿琪:适应性……检查?
玲:对。请允许我确认一下阿琪san是否具有成为忍者的素质。
阿琪:好有趣啊。那就请吧。
玲:对于忍者来说,什么是最重要的,阿琪san知道吗?
阿琪:对忍者来说……?
选项:1.华丽的身法?
2.准确无误的判断力?
3.保持平常心?
选1时:
阿琪:嗯——华丽的身法?
玲:那虽然也很重要,但并非首要。最重要的是,心。无论何时都能保持平常心。这对忍者而言才是最重要的。
选2时:
阿琪:是啊……准确无误的判断力么?
玲:那虽然也很重要,但并非首要。最重要的是,心。无论何时都能保持平常心。这对忍者而言才是最重要的。
选3时:
阿琪:是什么呢……常保平常心,对吗?
玲:正是如此。难得阿琪san会知道。忍者无论遇上何事,内心都不可动摇。说起来很简单,实行起来可颇为困难。我以前也没少下功夫。

阿琪:平常心。平常心是吧。明白了,师父!
玲:那么请在这里坐下,开始冥想。准备进行适应性检查了。
阿琪:了解!
阿琪开始冥想。
玲:对了,有件事忘记说了。今天晚饭好像没有阿琪san的份。
阿琪:凭什么呀!?
对于立刻就走神的阿琪,玲不客气的出了一掌。
玲:喝!
阿琪:啊痛!
玲:请不要这么轻易就动摇。
阿琪:你、你骗我是吧……!
玲:这样的根本不能算是骗。
阿琪:……我知道了啦。我可不会再上当了。
阿琪又开始冥想。
玲:阿琪san,请。
阿琪:嗯?
玲把一条毛毛虫拿到阿琪眼前。
阿琪:啊——!毛虫!毛虫!拿开——!
玲:喝!
阿琪:啊痛!
玲:动摇过头了,阿琪san。
阿琪:可是!我讨厌毛虫嘛!别突然掏出那种东西呀!
玲:忍者之路是无情的。
阿琪:呜呜……!
阿琪再次开始冥想。
玲:这一次感觉不错呢。
阿琪:不算什么。
玲:哦,这种地方居然有阿琪san爱吃的蜜瓜。
阿琪:……然后呢?
玲:做的还真不错呢。如此看来,说不定素质出乎意料的好呢。
阿琪:我也是只要下功夫就能干好的。
玲:……平胸。
阿琪:你说谁是——!……哈!我,又……?
过了一会。
玲:适应性检查的结果出来了。阿琪san,成为忍者的素质是。
阿琪:(咽唾沫)
玲:是零呢。
阿琪:(打——击!)
玲:所以呢,还是放弃想成为忍者的念头比较好。
阿琪:别那样说!我无论如何都想当忍者的~!求你了,玲师父!别抛下我!
玲:……我明白了。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我就再提供一个机会好了。正如阿琪san所说,忍术的修行之一即是水上步行。请尝试着走几步看。如果能成功的话,我就同意收阿琪san为弟子。
阿琪:明白,交给我吧!以前听说过到底该怎么走的!在一只脚沉下去之前,先迈出另一只脚就好了,对吧!
阿琪迈入了水里。
阿琪:那就干啦,预~备!……咳呵咳呵!
但是自然没法在水面上走……
玲:……所谓水上步行的要领,最初是谁先说出来的呢。……那种事,明明不可能办到的。
阿琪获救后。
阿琪:还以为要淹死了……忍者之路对我来说是没戏了么……

~弓箭手?~
阿琪:索性挑战一下成为弓箭手吧。切斯塔!
切斯塔:什么呀?
阿琪:拜托,教我使弓吧!
切斯塔一句话不说,转身要走。
阿琪:喂,我说等一下!
切斯塔:想学会使弓?
阿琪:嗯。
切斯塔:你?
阿琪:嗯。成吗……?
切斯塔:魔法的天才大人,你从我这种人能学得到什么?
阿琪:那个……为了构成新魔法所必要的知识和技术……
切斯塔:那就别找我,去拜托能算战斗力的人。那样不是更有用么。
切斯塔又准备走。
阿琪:切斯塔!等一下!不成么……完全说不上话呢……嗯—,怎么办。

题目 : TALES OF传说系列
博客分类 : 游戏娱乐

Tales of Phantasia 官方外传~阿琪篇~ 重要的地方(1)

我知道这东西很冷门OTZ 不过还是呼唤传说fan来看!喜欢 Arch和Chester的同学们~~这是难得的官方外传哦~~

幻想传说 ~阿琪篇~ 重要的地方

0. 序章~现在~
克雷斯:时空之剑哟,请把我们送回原处!
时空剑没有任何反应
克雷斯:不成,没有反应。
敏特:这样的话可有点麻烦了呢……
切斯塔:以后该怎办?
不知是谁的肚子咕咕叫了几声
切斯塔:都到了这会儿,肚子还能饿。
阿琪:你不要盯着我说!不是我!
玲:抱歉。刚刚……是我。
切斯塔:是、是吗?那个,该怎么说呢……
阿琪:什么呀,切斯塔?是小玲的话就说不了啦?
切斯塔:这个嘛……
阿琪:那算什么。真是偏心眼儿。
克雷斯:好了好了,适可而止了。
库拉斯:……好。去调查一下周边,顺便也找些食物来。说不定会有返回原来世界的方法。
克雷斯:但愿这附近没什么危险。
阿琪:倒是没什么危险的感觉啊。怎么说呢,这里的景色有点儿让人怀念,又觉得好像以前来过似的。但要具体说是哪儿,也说不上来就是了。
库拉斯:不可大意。这里不知会潜伏着什么危险。
阿琪:是~。
克雷斯:那就分组工作吧。阿琪,能拜托你去找吃的东西吗?
阿琪:带上切斯塔可以么?
切斯塔:怎么是我?
阿琪:就算是“补偿”刚才让小玲那么不好意思来着吧。
切斯塔:那怎么就变成帮你的忙了。……算了,好吧。我陪你就是。
克雷斯:那就拜托阿琪和切斯塔了。
阿琪:了~解。
库拉斯:我们这边就抓紧调查罢。
敏特:是啊。

苏醒的回忆~现在~
阿琪:找点吃的来,么……有什么吗?
切斯塔:能找到随手捉得住的猎物就好了。
阿琪:找到的时候,就拜托你的弓啦。
切斯塔:交给我。无论是野猪还是鸟,一击保证给你搞定。
阿琪:好帅呐。就靠你了。
切斯塔:就靠你了,么……
阿琪:怎么了,眼神又迷离起来?
切斯塔:没什么……只是想到这种话,刚和我认识时的你是绝对不会说的而已。
阿琪:阿哈哈,的确。我们一开始关系可真糟糕呢~
切斯塔:是你单方面的把我当傻瓜而已吧。
阿琪:是吗?
切斯塔:是呀。
阿琪:忘了。
切斯塔:忘得还真够巧的。
附近有东西发光
切斯塔:嗯?刚刚好像有什么闪光了似的……
阿琪:切斯塔,快看对面的树!
切斯塔:对面的树?
树干上有很多小洞,看起来是被箭射入的痕迹。
切斯塔:这是……树干上有这么多洞。
阿琪:这些,是不是箭射入后的痕迹?
切斯塔:对,错不了。有人借着这棵树,在这里练习弓箭来着。
阿琪:像这样的,你也曾经练过好多呢。
切斯塔:是啊……
阿琪:切斯塔,你刚刚回忆起好多事来着吧。
切斯塔:你不也是。
阿琪:对。看见了这东西,怎可能会想不起来?——想不起那次大骚动,呢。

幻想传说~重要的地方~
~今天也是绝佳状态?~
战斗中
克雷斯:各位,开始攻击了!
敏特:是!
库拉斯:交给我了!
阿琪:是~是!
玲:我明白了。
切斯塔:好!
群殴……具体有待补完
切斯塔的箭被怪兽弹回来了
切斯塔:什么!?
库拉斯:居然被反弹回来了?
怪兽朝着切斯塔冲了过去
克雷斯:危险、切斯塔!
敏特:切斯塔san!
切斯塔:……!
阿琪:嘿。真让人费心……闪开点!
切斯塔:啊……!
阿琪:要是你卷起尾巴逃了,本来我也是可以放过你来着。但看来你无论如何都想受点儿罚呢。那么,就让你愿望成真吧!
时间轴:Fire Storm
(成功时)
阿琪发出Fire Storm,打倒了怪兽。
阿琪:时机绝佳!呼……轻而易举。哦?好像落下了什么东西。战利品吗?Lucky~!(获得称号“Separate”)
(失败时)
阿琪发出Fire Storm,打倒了怪兽。
阿琪:稍微有点错过了时机吗?算了,打中了就成。呼……轻而易举。

克雷斯:干得好,阿琪!
切斯塔:厉、厉害……
~大家一起吃晚饭~
阿琪:哎呀~,今天也是打得好漂亮呢!
库拉斯:哈哈哈,是啊。
克雷斯:阿琪在那里连发魔法,真是帮了大忙呐。
阿琪:是吧是吧?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接连不断地发出大招,真不愧是我呢!
玲:的确,我也觉得那种反应速度令人佩服。
阿琪:嘿嘿~
切斯塔:……
阿琪:今后的战斗也都交给我啦。随你们怎么靠着我都成啦。
克雷斯:有阿琪在,真的很让人放心呢。
切斯塔:……
阿琪:啊,那边那位。你也不必专门来向我道谢了。
切斯塔:什么……?
阿琪:反正你不能算是战斗力这事,我一开始就知道了。帮你也就跟义务似的,这我也老早就明白啦。
切斯塔:我说你啊……
阿琪:今后你也就自己跟那儿,适当的努努力吧。这边我也适当的护着点你就是了。
切斯塔:你别得意忘形……我可从没拜托过你,请你来保护过我!
阿琪:啊呀……
选项:1. 面对救命恩人就这种态度好吗?
2.难道你生气了?
3.我没救你的话那后果可就严重了。
选1时:
阿琪:什么呀。你对着救命恩人,就这种态度么?
切斯塔:谁是救命恩人啊!
阿琪:你那软绵绵的箭技,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来着。
切斯塔:唔……
阿琪:我当时没有救你的话,你可着着实实会被怪兽干掉了呀?(获得称号“救命恩人”)
选2时
阿琪:怎么,难道你生气了?
切斯塔:那当然了。凭什么,好像自己就有多了不起似的。
阿琪:我就是了不起咯。
切斯塔:哪儿啊!只不过会使魔法,别以为自己有什么的!
阿琪:你羡慕我呀?
切斯塔:怎么就变成那样了!
选3时
阿琪:可我要是没救你,你可多半会落得很惨呀?
切斯塔:才不会!
阿琪:是吗?就凭你的本事,对抗怪兽可还是有点吃力吧~这不,刚才攻击就被反弹回来了。
切斯塔:唔……
阿琪:我想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句“拜托你了”,对你更有好处不是么~。

克雷斯:好了好了,你们两个。
切斯塔:……切。
库拉斯:我实话说一句,还真是羡慕阿琪能像那样轻松地使用魔法呐。我为了能使用召唤术,没少费力气,更不禁这么想了。
阿琪:对我来说,使用魔法什么的简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。这就是所谓的天才吗?不懂得什么是辛苦,还真是抱歉呀。(获得称号“半妖精”)
库拉斯:像你这样得意忘形,总有一天会受教训的。
玲:这么说来,以前我从祖父那里听到过一种说法。
克雷斯:什么呢?
玲:妖精或半妖精之中,时不时会出现无法再使用魔法的人。
阿琪:是么?
玲:是。虽然我没听到具体的理由,但貌似确有那种症状。而这种症状一旦出现,不经处置的话就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克雷斯:是不治之症吗?
阿琪:哎、哎……
克雷斯:但愿阿琪不要变成那样。
玲:不,那是……
库拉斯:嗯。不能使魔法的阿琪,可真是会变成大累赘了。带着也只是添乱。
阿琪:你那样说算什么呀!真失礼!
库拉斯:些微的复仇而已,别在意。
敏特:各位,晚饭准备好了。
阿琪:噢~等好久了!唔,肚子饿了~!
库拉斯:今晚是什么菜?这香气可够浓的啊。
敏特:是添足了野菜的奶油炖菜。
克雷斯:炖菜么,真不错!我可最喜欢炖菜了。
敏特:分量上准备得很足,请尽量吃吧。
阿琪:喂敏特,那个,有加进去吗?
敏特:是的,好好地加进去了哟。
玲:那个,是指什么?
阿琪:长在特伦托森林的蘑菇。前一阵大家去妖精之里的时候,我闲着没事就采了点来。
克雷斯:你进了特伦托森林?
阿琪:嗯。
库拉斯:喂喂。要是被妖精发现了,你打算怎么办?该不至于是忘记之前险些被处刑的事了吧?
阿琪:被人说别进去,回答好的之后就放弃,光老实待着,不是很无聊吗?
克雷斯:这不是有趣还是无聊的问题……
库拉斯:真是。莽撞也要有个限度。……然后呢?你采来的是什么蘑菇?
阿琪:是什么呢?
敏特:您不清楚吗?我一心以为阿琪san非常了解这些来着……
克雷斯:是敏特你也不知道的种类吗?
敏特:是的。但是,因为阿琪san只是很自然的把蘑菇交给了我,我就以为……
克雷斯:就以为没问题,是吧。
敏特:哎、对……
库拉斯:那可糟了。若是毒蘑菇就麻烦了。
阿琪:不要紧吧。样子看起来可是很~好吃的来着。而且,你看!这味道也这么香不是!
克雷斯:只凭外表或是味道,有没有毒,这可判断不出来欸……
敏特:那个,那么我就去掉蘑菇,重新再做一遍好么?
阿琪:现在开始~?
玲:敏特san,那种蘑菇还有剩余吗?
敏特:是的,还有一点。
看起来是普通的使用蘑菇。
玲:啊,是这个的话就不要紧了。以前曾经吃过几次。这是特伦托森林专有的品种,大家不知道也是正常的。
克雷斯:没有毒是吧?那就好。
阿琪:所以我就说没问题嘛。说了半天,肚子都饿瘪了!快,快,吃吧吃吧!
库拉斯:是啊。
敏特:克雷斯san,麻烦你准备盘子好么?
克雷斯:这就好。
库拉斯:储备的面包应该也还有些。
玲:有种香草很适合配着炖菜吃,我马上去摘一些回来。
切斯塔:……
大家开始吃饭
阿琪:唔哇,好~香~!这什么呀,这么香!
克雷斯:嗯,真的很好吃。
敏特:能让大家这么喜欢,我也很高兴呢。
库拉斯:无论做什么都这么棒呐。敏特一定能当个好妻子。
敏特:哪、哪里……
阿琪:再来一份!
敏特:好的,请。小玲也再来一点怎么样?
玲:非常感谢。拜托了。
克雷斯:呼噜、咕噜……
阿琪:阿呜、阿呜……
库拉斯:呵呵,哈哈哈哈……
阿琪:呼啊~!这么好吃的炖菜,我还是头一回尝到!敏特,再来一碗!好嘛?
敏特:可不要吃坏了肚子哦。
切斯塔:……切。

题目 : TALES OF传说系列
博客分类 : 游戏娱乐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