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les of Phantasia 官方外传(2)

~对男生严格要求~
第二天早上
阿琪:唔~,早上好……
克雷斯:早上好啊,阿琪。
阿琪:今早轮到克雷斯值班么。好,那等早饭做好了再叫我吧。
克雷斯:要睡回笼觉么?
阿琪:对。
克雷斯:阿琪,等等。帮忙生一下火好吗?
阿琪:我可不是点火装置。
克雷斯:别那么说,拜托啦。就用你最拿手的魔法一下搞定就好啦。
阿琪:真没辙呢……来,Fire Ball。
魔法没有发动
克雷斯:……
阿琪:……哎?
克雷斯:怎么了?
阿琪:Fire Ball。怎么回事……Fire Ball!
魔法还是没有发动
克雷斯:阿、阿琪?
阿琪:Fire—Ball——!
魔法仍旧没有发动。
阿琪:奇了怪了……
克雷斯:或许,是变得没法使用魔法了?
阿琪:哪里可能!那种事怎会有呢?
克雷斯:可是……
阿琪:啊~,还是算了。生火本来也是当班的人的事呢!自己来,自己来!
克雷斯:哎……也就生个火嘛。前阵子,敏特当值的时候你不是替她干了吗?
阿琪:敏特是敏特,克雷斯是克雷斯!我对男生可严格了!好,那就这样了!
克雷斯:喂!阿琪!

~累赘?~
阿琪一个人来到附近的森林中,尝试使用魔法。
阿琪:Ice Needle!
阿琪:Eruption!
阿琪:Tractor Beam!
魔法无一发动。
阿琪:其它的咒语也不行么……这下真没辙了。虽然对克雷斯说了不是来着,但这样子,无论怎么想也都是……
回想:玲:妖精或半妖精之中,时不时会出现无法再使用魔法的人。
阿琪:难道说,我真的……?
附近有动静
阿琪:谁!?
切斯塔走了出来。
阿琪:切斯塔?
切斯塔:阿琪?
阿琪:这一大早的,你去了哪儿呀?
切斯塔:哪儿、哪儿都成吧。反正和你没关系。
阿琪:说什么呢。我们这可是在进行团体行动呢。要是你不见了,我们也很麻烦呀。
切斯塔:我可根本不能算战斗力吧?
阿琪:那、那是……
切斯塔:战斗就全交给你就成了吧?说来说去,你可是天才呐。
阿琪:唔……话、话是不错。
切斯塔:我在与不在,都没关系吧。别管我。
切斯塔转身要离开。
阿琪:等等,切斯塔!你……没看见或听见我刚才在这里干的事吧?
切斯塔:我可不知道。
阿琪:真的吗?
切斯塔:你干吗问得那么紧啊?
阿琪:没、没什么……好了没事了!你到那边去!
切斯塔:一会儿说等等,一会儿又说快走,真是没个消停时候的女人。
切斯塔离开了。
阿琪:那态度算什么呀。既然弱就摆出些弱者的样子,再老实点才是。笨——蛋!
阿琪:可是等一下……现今的我,是不是和那家伙在同一立场上呢?
回想:库拉斯:不能用魔法的阿琪,只是个大累赘而已。
阿琪:这下可真……惨了。

亦曾有过那样的事呢~现在~
切斯塔:弱就摆出些弱者的样子,再老实点才是……么。真是一针见血呐。
阿琪:那个,不是啦。当时也不过是那什么,一冲动就脱口而出罢了。
切斯塔:我可觉得你说的话是真理,可要好好铭记在心呐。
阿琪:切斯塔……生气了?
切斯塔:哪里生气了。不如说我都想感谢你了。幸亏一直以来被你看不起,我才能成长为今天的我呐。
阿琪:呜呜……你果然还是在生气吧?
切斯塔:没生气,没生气。到如今,倒真觉得挺有趣的。话说回来,当时你可也够厉害的啊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都忍不住要笑。
阿琪:呜呜……当时的确是……我自己也觉得是很乱来啦……

~特训宣言!~
克雷斯:暂时不使用魔法了!?
阿琪:嗯。
库拉斯:为何突然提出这件事。
阿琪:嗯~……因为烦了?
库拉斯:烦、烦了……!
克雷斯:阿琪,那可不行啊。我们的战斗可不是儿戏。
阿琪:没问题的啦。战斗力不也增加了么?切斯塔暂且不论,有小玲在就可以放心了不是吗?
切斯塔:没本事,还真抱歉呐。
库拉斯:古怪。
阿琪:唔。
库拉斯:这也太过突然了。昨天你可从未提起过这些话。
阿琪:呜呜。
库拉斯:烦了只不过是个借口,事实上,多半还有别的理由吧?
阿琪:好敏锐呐,这个大叔。
库拉斯:嗯?
阿琪:没什么理由!真的只是一时兴起而已!
克雷斯:唔—……那,不用魔法,准备怎么办呢?
阿琪:对对!我就是想和大家商量这事呢。短期内,我想是不是就试着做做大家在做的事来看看。
克雷斯:我们做的事?
阿琪:比如说像克雷斯一样当剑士呀,或者和敏特一样当个法术师什么的。
克雷斯:阿琪当剑士?
敏特:阿琪san要做法术师吗?
克雷斯:嗯……
敏特:那个……
库拉斯:不适合。
阿琪:说什么!适不适合,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!
克雷斯:现在开始要成为剑士,多半会很费力气的。
阿琪:那我会拼命努力的。好吧?求求你了!
克雷斯:可是啊……
阿琪:唔唔……这样的话就没法子了。把真正的理由告诉你们吧。虽说尽量想保密来着。
克雷斯:真正的理由?
阿琪:实际上现在我正在研究新的魔法,是和现今为止的魔法完全不同系统的。
库拉斯:办得到么?
阿琪:理论上可以的。但是想要实现,光有魔法的知识和素养是不够的。
敏特:因此才会说要试着做些魔法以外的事么?
阿琪:……算、算是吧。
库拉斯:原来如此。所以才会突然说出那么奇怪的话来么。
阿琪:对对!没错!
克雷斯:这样的话就明白啦。但是真见外啊,一开始就这么说不就好了。
阿琪:抱歉抱歉。哎,我是天才嘛。所以不太想让大家看到我有在努力啊。
克雷斯:如果是这样,那我们会尽力协助的。有事就尽管说吧。
敏特:也请让我出一份力吧。
库拉斯:新系统的魔法我很感兴趣。乐意相助!
玲:如果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……
切斯塔:……
阿琪:大家一下子就相信了,还真是得救了。
克雷斯:那么,试着干点儿什么呢?
阿琪:嗯—,是啊。怎么办呢……
选项:1.当剑士吧!
2.法术师不错呢!
3.召唤士如何?
4.索性作忍者!
5.出其不意,去当弓箭手!

~当剑士吧!~
阿琪:试着当当剑士吧。克雷斯老师,请多指教!
克雷斯:好嘞来了。那就先从基础中的基础,挥剑开始吧。拿这把木刀,挥几下试试。
木刀比想象中要沉。
阿琪:呜,好重。
克雷斯:这可不是普通的木刀哦。这把已经加上了重物,所以重量上和真剑是一样的。
阿琪:这样的剑,我挥得动吗?
克雷斯:想当剑士,就必须要挥。
阿琪:明白了。总之先挥几下看吧。
阿琪挥了一次剑。
阿琪:哈!
克雷斯:一!
阿琪又挥了一下剑。
阿琪:呼!
克雷斯:二!
阿琪又挥了一下剑。
阿琪:嚯!
克雷斯:三!
阿琪又努力挥了一下剑。
阿琪:嗨呀!
克雷斯:四!
阿琪又努力挥了一下剑。
阿琪:哈呀!
克雷斯:五!
阿琪又尽力挥了一下剑。
阿琪:嚯啊!
克雷斯:六!
阿琪:没……没劲了。让我歇一会儿。
克雷斯:这不十下都还没挥完么。
阿琪:话虽如此,胳膊抬不起来呀。
克雷斯:真是没体力啊。
阿琪:我可从没拿过比扫帚重的东西呢。啊啊,累死了!克雷斯一直就在做这么累的事吗?
克雷斯:当然了。身为剑士,平日的修行可是比什么都要紧的。我现在碰上有时间的日子,也都会一整天练习挥剑的。
阿琪:一、一整天?
克雷斯:嗯。早上起来,练习挥剑。吃过早饭,练习挥剑。吃过午饭,练习挥剑。吃过晚饭,练习挥剑。之后就睡觉了。
阿琪:好无聊的生活。
克雷斯:这就是作剑士了。你去问其他人,得到的回答多半也是相同的。
阿琪:为什么你和敏特老是没有进展,我似乎能够理解了。(获得克雷斯的称号“努力的剑士”)
克雷斯:哎?那、那是为什么?
阿琪:没什么。那,练挥剑的话能学会招式吗?我想学了招式,早些参加实战。那个怎么样?狮子战吼!
克雷斯:一上来就是狮子战吼有点困哪啊。果然一开始还是魔神剑吧。
阿琪:魔神剑?好一般呐。
克雷斯:可别小瞧魔神剑。这可是基本中的基本。连“身为剑士,应当始于魔神剑,终于魔神剑”的说法都是有的。
阿琪:我知道啦。那,花多长时间能学会魔神剑?
克雷斯:是啊。每天认真修行的话,三年后应该差不多了吧。
阿琪:三年!?
克雷斯:要认真修行才可能的。为此每天最少也要练习挥剑三千次以上。等学会魔神剑了,那也算就能参加实战了吧。
木刀从阿琪手中掉下去了。
克雷斯:阿琪?
阿琪:抱歉,还是算了。我可能不适合当剑士。再见了~!
克雷斯:啊、喂!阿琪!
阿琪:到能使出魔神剑要三年。我可没法练那么久啊。怎么办呢……

~果然还是法术师!~
阿琪:果然我也是个女孩子,对白衣天使还是挺憧憬的。所以呢,就来修行法术了。敏特老师,请多指教!
敏特:我明白了,请交给我吧。
阿琪:现在就向老师提问!该怎么做,才能学会使用法术呢?
敏特:我想,关键呢就是要对于想要施用法术的对象抱有体贴关怀的心情。
阿琪:哦哦。体贴关怀。
敏特:我想治好这个人,我想尽力做点什么,努力这样祈愿就好了。在心中为对方加油鼓劲就可以了。加油,振作些,这样就可以。
克雷斯和库拉斯走了过来,表情很痛苦。
克雷斯:敏特,治疗拜托你了!刚才和怪兽战斗负了伤。
库拉斯:我也是……好痛……痛啊……血哗哗地淌……
敏特:是、是!马上!我治疗克雷斯san,库拉斯san就交给阿琪san了!
阿琪:哎,这么快就上了吗?
敏特:阿琪san的话一定能办得到的。记住体贴关怀的心情!
阿琪:真的能行吗……?
库拉斯:怎样都成……快点给我治吧……
阿琪:看来不该犹豫了呢。总之,试试看吧。
阿琪闭上眼,默不作声,好像在想什么事,库拉斯则显得十分痛苦。
库拉斯:阿琪……?你在干什么……?
阿琪:在心中为你鼓劲呢。加油……加油……
库拉斯:那个,如果能用果冻,我想我会更好受些……
阿琪:嘘,别出声,我会分心的。加油……治好吧……快好起来……
库拉斯:啊,可能不成了……眼前开始模糊了……
阿琪:加油……加油……!
克雷斯:唔哇!库拉斯san脸色惨白!敏特、敏特!
敏特;库拉斯san,振作些!现在立刻就给你治疗!Heal!
库拉斯的伤势转好了一点。
库拉斯:唔……
敏特连发Heal。
敏特:Heal!Heal!不行呢。不同时施用多个法术就没效果。这么严重,是不是改用苏生术会更好些呢……?
阿琪:……啊?难道说差点死掉了?
库拉斯终于逐渐缓了过来。
库拉斯:要杀了我呀你!
阿琪:呜呜,对不起。
库拉斯:真是……!
克雷斯和库拉斯离开了。
阿琪:被狠狠训了一顿……
敏特:不必消沉哟。下次一定会顺利的。
阿琪:真的只凭关怀体贴对方的心情,就能使用法术吗?
敏特:可以哟。刚刚只是关怀的心情稍微有些不够而已。(敏特获得称号“温柔的护士”)
阿琪:我这也算是尽力抱着关怀之心去做的啊~~因为对方是库拉斯,所以不成吗?又是个大叔来着。
敏特:这就不好说了……
阿琪:是啊……对方是克雷斯的话,说不定会成功来着。又年轻。
敏特的表情变了。
敏特:那个……是怎么一回事?
阿琪:哎?怎、怎么?
敏特:为什么如果对方是克雷斯san,就能成功呢?
阿琪:这个嘛,年轻人恢复也……那个,总觉得有点可怕。
敏特:阿琪san对克雷斯san,抱有特别的想法吗?
阿琪:哪可能!怎么会有这种事呢!
敏特:虽然这么说,但在十二星座之塔,想、想要吻他来着不是吗。
阿琪:那不过是欺负克雷斯玩而已呀。别再谈这个话题了,好吗?
敏特向阿琪走近一步。
敏特:不!考虑到还有今后,我就一直想要好好和阿琪san谈一次的!拜托阿琪san,请把你真正的心情告诉我吧!
克雷斯和库拉斯又负了伤,来请敏特治疗。
克雷斯:敏特,抱歉还要请你……
库拉斯:唔……好痛……这还真痛啊……
阿琪:快看,敏特!克雷斯他们那边有麻烦了。
敏特:那种事怎样都好。
克雷斯:怎样都好……
库拉斯:哈……呼……哈。
克雷斯:拜托了敏特,快!
敏特:现在我们正在说很重要的事,很抱歉,有事请稍后再来好吗?
库拉斯:啊啊……这回真是不成了……死去的爷爷在叫我……在说“到这儿来。”……
库拉斯昏倒了。
克雷斯:库拉斯san!?
敏特终于回过神来。
敏特:哎?啊、怎么回事?库拉斯san!库拉斯san!
骚动结束后,克雷斯十分生气。
克雷斯:你们两个,不认真干的话可是会添麻烦的!
敏特:抱歉……
阿琪:对不起……
阿琪:哈……接下来该怎么办呢……?

~挑战召唤士!~
阿琪:挑战一下召唤士如何呢。召唤和魔法相似,还算容易做些。库拉斯老师,拜托您了!
库拉斯:啧啧啧……你这么说可错了,阿琪。不能把魔法和召唤术相提并论。
阿琪:不一样吗?
库拉斯:完全不同。魔法乃是使用玛那,引起诸种效果的现象。
阿琪:是啊。
库拉斯:相对的,所谓召唤术!乃是于自然界中存在的精灵签订契约,自由的驱使它们!如何。完全不同吧。
阿琪:关键就是,靠自身努力还是依赖别人对吧。
库拉斯:Shut Up!什么叫依赖别人,依赖什么呀!你这就是继承妖精血统的家伙!也不想想为了能有今天的成果,其他人吃了多少苦头……!
阿琪:啊,别当真别当真,对不起。召唤术好厉害!好厉害啊~!
库拉斯:……原本驱使精灵需要契约,但突然间就从那开始也有些为难你。先把我的戒指借给你,你用这个试着唤出精灵。
库拉斯把契约戒指递给了阿琪。
阿琪:谢谢。
库拉斯:不过即使拿到戒指,也不可能轻易地唤出精灵就是了。
阿琪无视库拉斯的话,立刻就尝试召唤。
阿琪:好—嘞,上吧。现身吧,伊弗里特!
伊弗里特出现了。
阿琪:太好了~!出来了出来了!
库拉斯:轻易地……唤出了呢。
阿琪:看人召唤出来和自己召唤出来,高兴的感觉不一样呢。有可能同时召唤出多个精灵吗?
库拉斯:理论上也不是不可能,但现实中难以办到啊。精灵的操控需要极大的精神力。一般一位已是极限了。
阿琪:那试试看吧。来吧,温蒂尼!
库拉斯:喂,阿琪!不可乱来!
可是温蒂尼也立即就出现了。
阿琪:哦~出来了出来了。什么嘛,轻松搞定!
库拉斯:难以置信……同时控制两位精灵,就连我也……!
阿琪:都到这儿了,再试一下行么?Come on,希露夫!
库拉斯:什么!?
同样地,希露夫也一下就现身了。
阿琪:嘿嘿,干成咯~
库拉斯:为什么……我无法跨越的障壁,她却轻而易举地就……
阿琪:嗯,这样的话应该还行,我想召唤术我还是能成的!库拉斯,今后就和我一起,两个人干双人召唤士吧!
库拉斯:双人召唤士……?
阿琪:什么呀,不愿意?
库拉斯:说不愿意还是……唔……
伊弗里特对阿琪说了些什么,但是库拉斯却听不懂。
阿琪:哎?有话要说?
阿琪听伊弗里特讲话。
阿琪:嗯嗯。……哦。哈哈……
库拉斯:在说些什么?
阿琪:库拉斯,你在精灵中评价很糟呢。
库拉斯:你、你说什么?
阿琪:说你把人往死里使。偶尔也给放个假吧。
库拉斯:这、放假。
温蒂尼也跟阿琪说了几句话。
阿琪:知道露娜强,但也别光宠着那家伙。
库拉斯:就算你这么说……
希露夫又对阿琪说了几句话。
阿琪:还有,别在没人的地方,一个人看着贴有大头贴的杯子傻笑。
库拉斯:要你管!
三位精灵又对阿琪说了些什么。
阿琪:原来如此。你们的雇主好像是个有很多问题的人物呢。……那,要不要放弃库拉斯,正式到我这边来?
库拉斯:阿琪!你说什么呢!
阿琪:待遇保证优越哦。对你们可不是什么坏事。
精灵们显得很高兴。
阿琪:哎—,精灵们好像没什么异议。
库拉斯:你说什么……!
阿琪:对不起呀,库拉斯。但是你看精灵们也都这么说呢。
伊弗里特对阿琪说了几句话。
阿琪:什么什么……你好像很理解精灵的心情。
温蒂尼对阿琪说了几句话。
阿琪:吾等也甚愿为你效劳。
希露夫也对阿琪说了几句话。
阿琪:就此,希望能正式订立契约,意下如何……?
见阿琪能明白,精灵们显得很高兴。
库拉斯:可恶阿琪……!你要抢夺我的位置么……!……等一下……你刚刚说什么?契约……你说契约?
库拉斯十分慌张。
库拉斯:不、不可,阿琪!这个可真的不行!
阿琪无视库拉斯,继续与精灵们对话。
阿琪:想和我契约是吗。……嗯,好啊!
库拉斯更加焦急了。
库拉斯:蠢货——!出什么事我可不管了!
阿琪:好吵啊,库拉斯。你就老实放弃吧。
库拉斯:你难道忘记了和精灵签订契约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吗?快想想迄今为止的事!所谓和精灵契约就是……契约就是呐……!和精灵交战,不得胜就无法成功啊!
阿琪:哈!是、是这么来着……!
阿琪想起来了,但是已经晚了……
阿琪:等一……!我现在……!
伊弗里特的烈焰和
阿琪:噫——!
温蒂尼的巨浪,
阿琪:呜哇——!
还有希露夫的旋风……
阿琪:绳、绳子、给我绳子!
阿琪毫无反抗之力。
阿琪:暂停!我说暂停!
但是精灵们毫不留情。
阿琪:饶了我吧啊啊!
骚动后,阿琪总算是生还了。
阿琪:可恶……现在的我,那可能和精灵对战而获胜呢……这一来当召唤士也没戏了么……唉……该怎么办呢?

~向忍者挑战!~
阿琪:当忍者好像挺帅的呢。那么,还请多指教!
玲:阿琪san是当真想成为忍者吗?
阿琪:嗯,想当。
玲:是么……
阿琪:无论是什么修行,我都会去做的!说到忍者的特训,就是那个吧?在水上走啦,飞越高墙啦之类的!
玲:那自然不错……首先还是来做个适应性检查吧。
阿琪:适应性……检查?
玲:对。请允许我确认一下阿琪san是否具有成为忍者的素质。
阿琪:好有趣啊。那就请吧。
玲:对于忍者来说,什么是最重要的,阿琪san知道吗?
阿琪:对忍者来说……?
选项:1.华丽的身法?
2.准确无误的判断力?
3.保持平常心?
选1时:
阿琪:嗯——华丽的身法?
玲:那虽然也很重要,但并非首要。最重要的是,心。无论何时都能保持平常心。这对忍者而言才是最重要的。
选2时:
阿琪:是啊……准确无误的判断力么?
玲:那虽然也很重要,但并非首要。最重要的是,心。无论何时都能保持平常心。这对忍者而言才是最重要的。
选3时:
阿琪:是什么呢……常保平常心,对吗?
玲:正是如此。难得阿琪san会知道。忍者无论遇上何事,内心都不可动摇。说起来很简单,实行起来可颇为困难。我以前也没少下功夫。

阿琪:平常心。平常心是吧。明白了,师父!
玲:那么请在这里坐下,开始冥想。准备进行适应性检查了。
阿琪:了解!
阿琪开始冥想。
玲:对了,有件事忘记说了。今天晚饭好像没有阿琪san的份。
阿琪:凭什么呀!?
对于立刻就走神的阿琪,玲不客气的出了一掌。
玲:喝!
阿琪:啊痛!
玲:请不要这么轻易就动摇。
阿琪:你、你骗我是吧……!
玲:这样的根本不能算是骗。
阿琪:……我知道了啦。我可不会再上当了。
阿琪又开始冥想。
玲:阿琪san,请。
阿琪:嗯?
玲把一条毛毛虫拿到阿琪眼前。
阿琪:啊——!毛虫!毛虫!拿开——!
玲:喝!
阿琪:啊痛!
玲:动摇过头了,阿琪san。
阿琪:可是!我讨厌毛虫嘛!别突然掏出那种东西呀!
玲:忍者之路是无情的。
阿琪:呜呜……!
阿琪再次开始冥想。
玲:这一次感觉不错呢。
阿琪:不算什么。
玲:哦,这种地方居然有阿琪san爱吃的蜜瓜。
阿琪:……然后呢?
玲:做的还真不错呢。如此看来,说不定素质出乎意料的好呢。
阿琪:我也是只要下功夫就能干好的。
玲:……平胸。
阿琪:你说谁是——!……哈!我,又……?
过了一会。
玲:适应性检查的结果出来了。阿琪san,成为忍者的素质是。
阿琪:(咽唾沫)
玲:是零呢。
阿琪:(打——击!)
玲:所以呢,还是放弃想成为忍者的念头比较好。
阿琪:别那样说!我无论如何都想当忍者的~!求你了,玲师父!别抛下我!
玲:……我明白了。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我就再提供一个机会好了。正如阿琪san所说,忍术的修行之一即是水上步行。请尝试着走几步看。如果能成功的话,我就同意收阿琪san为弟子。
阿琪:明白,交给我吧!以前听说过到底该怎么走的!在一只脚沉下去之前,先迈出另一只脚就好了,对吧!
阿琪迈入了水里。
阿琪:那就干啦,预~备!……咳呵咳呵!
但是自然没法在水面上走……
玲:……所谓水上步行的要领,最初是谁先说出来的呢。……那种事,明明不可能办到的。
阿琪获救后。
阿琪:还以为要淹死了……忍者之路对我来说是没戏了么……

~弓箭手?~
阿琪:索性挑战一下成为弓箭手吧。切斯塔!
切斯塔:什么呀?
阿琪:拜托,教我使弓吧!
切斯塔一句话不说,转身要走。
阿琪:喂,我说等一下!
切斯塔:想学会使弓?
阿琪:嗯。
切斯塔:你?
阿琪:嗯。成吗……?
切斯塔:魔法的天才大人,你从我这种人能学得到什么?
阿琪:那个……为了构成新魔法所必要的知识和技术……
切斯塔:那就别找我,去拜托能算战斗力的人。那样不是更有用么。
切斯塔又准备走。
阿琪:切斯塔!等一下!不成么……完全说不上话呢……嗯—,怎么办。

题目 : TALES OF传说系列
博客分类 : 游戏娱乐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