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百合与红酒(1)

“Sheila。”
“是。”
我上前一步,将鲜红的液体注入主人的酒杯。高级的红酒隐约散发出优雅的香气。
现在是一天公务结束后的休息时间。Edward正在自己的房间中享受着他所喜爱的红酒的美味。
而我作为他的侍卫兼女仆,还在继续工作。
Edward是倍受欢迎(而不是爱戴)的完美王子。从柔软的金发到橄榄石色的双眼,从与他的发色瞳色相配,带有花边的优雅衣装,到他在公众场合时脸上浮现的温柔自然的微笑。所有一切,都符合童话中对王子的描写。
可惜现实中是没有童话的。
民众们其实也并不相信童话,却还是会追逐“完美王子”。是为了娱乐,还是希望能在世界上看到至少一份“理想”?这复杂的问题或许并没有答案。
不过,这都与我无关。我唯一的主人能用我去达成他的目的——这就是我所想要的一切。

“我爱你,Sheila。”
Edward说道。他脸上挂着的微笑,和向我下达诸多残酷命令时浮现的笑容并无二致。
“是。”
而我的回答也是一样。
他是王子,我是奴隶出身的侍卫兼女仆。
“我爱你。即使你死在我面前,我也决不会动一根手指来救你的。”
“请您一定要这么做,Edward大人。”
“呵呵,我怎么会违背与亲爱的你的约定呢?”
他的金发在夕阳的映照下闪现出美丽的金红色。话音则柔和地如同晚夏的凉风。
啊啊,他一定会那么做的,他一定会满足我的心愿。
“您是我最爱的主人,Edward大人。”
我低下头,匍匐在他脚下,却没有看见他翠绿双眸中掠过的那一丝遗憾。

作为王位继承权第一的王子,Edward很清楚自己该干些什么:政务以及其他人希望他去干的事。他积极的出席各种宴会和庆典,维护着贵族们的虚荣心,安排各种视察活动,满足着民众们的理想(或者说是妄想)。主人如此勤勉,身为用人的我们自然也十分忙碌。平日里已是难得空闲,更不用说下个月Edward还要离开王都,去做为期一周的视察。
为了保障出行期间Edward的安全,全体负责护卫的用人们都忙得不可开交,我更是从清早到夜里不得一刻空闲。对此,Edward并没有什么体谅慰劳的话语,每天早上见面时,他依旧是微笑着说出那些动人的套话。

离出发还有两天时,安全工作的布置终于完成了。到出发为止没有什么具体工作,但精神却完全无法放松。带着莫名的疲惫感,我敲响了Edward房间的大门。
“Sheila?”
“是。Edward大人,这是您的餐后红酒。”
“呵呵,你总是在我想见你时出现呢。”
对他的发言要进行特殊处理再回答,否则会完全被他牵着走。
“Edward大人,每天晚餐后我来这里的时间都是固定的。”
我淡淡地答道。手中则迅速地将酒杯摆好,又将酒倒至七分满。
“那是因为我命令你了?”
他脸上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笑容。
“是……不,是因为我知道您喜欢在这时间用餐后红酒。”
结果我还是忍不住说出了他想听的话。
“嗯,谢谢你,Sheila。”
Edward拿起酒杯,轻轻呷了一口酒,脸上的笑容没有变,语调却明朗了不少。
每天晚餐后在自己房间中饮红酒的时间,是Edward难得的休息。虽然他已经习惯于在各色人等前扮演理想的王子,但伪装自己毕竟是要耗费心力和体力的。
能让他放松心情……想到这点,和他独处时我总是会接受他某些任性的要求。
“Sheila。你知道这次要去的领地的特产是什么吗?”
“是红酒和……”
不等我回答完,Edward就放下了杯子,又点头向我示意。今天他喝得很快——我再次将红酒注入,这次只有五分满。
“嗯……在产地喝到的红酒,想必会更美味的吧。”
他咂了一口酒,边说边将酒杯举到眼前,让玻璃反射着夕阳的光芒。
鲜红的液体变得不再那么刺目,夕阳的橙红和红酒的颜色混合在一起,染出透明的紫红。
“当地的贵族一定会用最好的红酒来招待您的。”
“那种宴会上根本尝不出酒的味道呀。可惜了那么好的酒。……你悄悄为我买一瓶吧,Sheila。”
“Edward大人。”
“不要用那种眼神瞪我呀。呵呵,虽然很想喝,但我还是不舍得让你试毒的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一口喝光了杯中的红酒,Edward转过身来看着我,又一次露出了微笑。
“放心吧,Sheila。我会让你死在更重要的事上。”
把酒杯和酒瓶收回盘中,我也露出了微笑。
“是,Edward大人。”

视察如期开始了。前期的安全准备工作功效明显,前往地方的旅途十分顺利,没有刺客——连可疑人物都没有,而同时天气又极好。
今天是视察的第五天。前四天的行程安排都如期完成了,今天亦是风和日丽。虽然丝毫没有放松警惕,但我还是松了一口气。或许是这几日少见的好天气的缘故,Edward的心情似乎也很好。平日里那柔和却冰冷的语调也找回了一点温度。
“Sheila,谢谢你。”
Edward突然说道。马车颠簸不停,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颤。
“?”
我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。他的感谢和甜言蜜语从来都不是无偿的。
“这次视察这么顺利,一半是因为你事前优秀的准备工作。”
“Edward大人,视察要等到后天才结束。”
“我明白。都还没结束呢。”
他没有微笑,但神情更让我捉摸不透。
“Sheila。”
他伸出手挽起我的一绺头发,明明隔着手套,却带着一丝温暖。这让我不知所措。
“Edward大人?”
“你是我的东西吧?”
“?是。您现在何必再专门问?”
“是啊。你太可爱了,我怕别人把你拿走呢。”
“我只会跟随您。”
“呵呵,‘跟随’么。嗯,我不许你被其他人……被和我无关的事情抢走。”
Edward收回了手,又露出了招牌式的温柔笑容。
“记住了,这是命令。”
心中浮现的疑惑和不安还未成形就又消失了,我微微低下头,回答道。
“是。我的主人。”

这世上没有东西是可以保证的。我早就清楚,也无数次体验了这一真理。但当刺客出现在离马车不过三十米的地方时,我还是感到了一丝无助与痛苦。
(居然还是失误了……)
“Edward大人!”
不必对Edward说什么“请您快离开,这里交给我”之类的话,他就已经迅速地跳下马车骑上早就备好的马,按事先准备的紧急方案开始逃亡,几名骑马的护卫则立刻跟上,将他护在中间。
顾不上回头确认Edward逃离的方向,我已经投入了战斗。
一、二、三……一共五个人。暗杀贵族时很少会一次性投入这么多人,而更奇怪,或者干脆地说,更要命的是五个刺客都是高手。一对一能胜过他们的恐怕只有我和Lilley。
有没有胜算其实并不重要,只要能让Edward安全逃离就足够了。所以,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——让少数护卫留下拖住刺客。而能同时阻挡几个刺客的人,只有我。
(放心了)
事态很糟糕,但有快捷易行的解决方法。
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?
——我从未犹豫过。

眼前的景象有些朦胧。失血过多的典型症状。我体验过几次,却还是无法习惯。
最先负伤的右手和左腿已经不再流血,伤口火辣辣地抽痛着,帮助我保持着清醒。五名刺客已经解决了四名,还有一名则和我一样,在这片不大的树林中搜索着对方的气息。
握着武器的手在发抖,每次呼吸肺部都会感到一阵疼痛。
“……?”
树林深处传来一股淡淡的香气。伤重到这个地步,保持得最好的身体机能居然是“没用”的嗅觉,真是让人无奈。
这是百合的香气。在王城花园中闻惯了的气息。
(说起来,这里的特产……是红酒,和白百合……)
脑子中转过的是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我不愿回忆过去,但和Edward相遇时的情景却不受控制的浮现出来。

“不要死,你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。”
王子优雅地伸出手……一把揪住了我的辫子。
“你好可爱呀。我没见过比你更可爱的人。”
他毫不客气拉起我的头发,微笑着说道。
“哦,Sheila。嗯,你是我的了。跟我来吧,Sheila。”

虽然明知这是无意义的行为,我还是伸手摸了摸头发——发辫已经在刚才的激战中散开。我的体力只够再出一招,一招之后一切都会结束。
左侧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响声。我用尽全力,握紧了沾满鲜血的武器。

题目 : QuinRose
博客分类 : 游戏娱乐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