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百合与红酒(2)

四周一片漆黑。身体忽冷忽热。我想起了小时候被Michael带到地狱的经历。是恶魔来接我了吗?恶魔终于等到了我的灵魂了吗?
和安心感同时涌上心头的是遗憾。
Edward一定已经回到了安全的地方。判断出我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,为了我而毫不犹豫的抛下死者离去。
这是我的愿望。……我想,这是我的愿望。

房间中有百合的香气。
“Sheila。”
耳边隐隐约约传来某个熟悉的声音。
“Sheila。”
不是恶魔清澈却刺耳的声音。是优雅、柔和而冷酷的声音。
“快回来,Sheila。”
金发的王子拉起我酒红色的长发。
“……Edward大人?”
我睁开眼睛,一瞬间便明白了这不是幻觉。
他橄榄石色的双眼看起来异常平静,脸上还是挂着微笑。但我知道这不是平日里的Edward。现在的他不像是一位王子。王子不该露出这种表情。
——不该有这种痛苦却幸福的笑容。
“呵呵,你还记得我呀?”
那表情一闪即逝,但他的语调与其说是讽刺或责备,倒不如说是放心后不自觉地说出反话。
“Edward大人,您这样我会很痛的。……请不要揪我的头发了。”
“噢,可是一放手你不会跑掉吗?”
“我会追随您一生。”
“哼。才刚说完要听我的命令,就敢受这么重的伤……”
他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,反而把脸凑了过来。
“Sheila。你是我的东西,所以你必须变强,变得更强,因为你是我的东西,我只要最好的东西。明白吗?”
Edward在我耳边说道。我能听见他的呼吸声,他的气息吹在我的耳朵上,让我不知所措。
“是。我的主……”
他松开了我的头发,却没让我说完这短短的一句话。
眼前一片朦胧。口中是鲜血的——铁的味道。鲜血和百合的香气混合在一处,让我记起红酒的芬芳。
重伤后的我失去了推开Edward的力气。身为仆人,原本就不可反抗主人。
其实一切都是借口。
“我爱你,Sheila。”
忘记了不应忘记的事情,我紧闭双眼,品尝着口中红酒的味道。

视察途中遭遇刺客的消息并没有扩散开。自然,这是“双方协作”的结果:暗杀者害怕被发现,被暗杀者则不希望恐怖事件影响到自身的形象。
失血过多恢复起来很慢,也没有什么药物有明显疗效。回程中我有一多半时间都在昏睡,在进入都城前才勉强能站起来。路上的两天半,Edward的马车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视线范围。金发碧眼的王子有着充分的理由:“我会把你用光的。不管你伤得有多重,再有刺客,你还是必须第一个来保护我。”

返回王城后的第十二天,我回到了工作岗位上。就所受的伤而言,这样的恢复速度快得出奇,但就我的工作而言,这样的复归速度已经是所能接受的底线。
“Varchia,辛苦你了。”
必须感谢她的努力,否则我不可能休养这么长时间。
“没办法,谁让我是你的副官呢?欢迎回来,Sheila。”
Varchia说着,伸手指了指桌上堆积如山的公文。
“唔,这是……我的工作?”
“是你今天的工作。”
Varchia用事务性的口吻回答道。
“好多。”
“呜呜,姐姐……Lilley也很想帮忙,可是这些事只有姐姐才能处理。”
Lilley转过身来,一脸歉意地看着我。
“姐姐才刚恢复过来的……啊啊!让我去把这些制造麻烦的家伙处理了吧。姐姐!不管是笨蛋贵族还是什么,只要您一声令下,我马上就去……”
“啊,不,Lilley,不用了。我休息得太久了,正想要多干点。”
“姐姐……”
Lilley的眼光带着一点怀疑,但看到我(装出来的)自信的笑容,那眼神就变成了崇拜。
“啊!不愧是姐姐!这么快就能恢复,还能马上投入高强度的工作,好厉害!好帅!”
“唉,你啊……有时间快来干活。”
Varchia有些无奈的说道。不过语气却比平日的催促要柔软几分。
“嗯。……谢谢你们,Varchia,Lilley。”
说着,我拿起一份文件,开始了今天的工作。

复归后半个月,我的生活节奏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。近期内没有视察或大型的宴会,我的工作因此而很程式化。
处理公文。指导下属。隔三差五的与Marshall合作布置保安方案。去Ramburse处抗议空气污染。边干活边听Bryon炫耀Lilley。因公务而被迫和讨厌的魔法使打交道。忍受Ronauls的冷嘲热讽……
以及为Edward准备晚餐后的红酒。

托着新贡上来的红酒,我敲响了Edward房间的大门。
“Sheila?”
“是,Edward大人,这是您的餐后……”
眼前的景象并不出奇,但我还是有些吃惊。
“嗯?怎么了,Sheila,把红酒拿过来呀。”
金发的王子躺在地板上——不,是鲜红的地毯上,抱着软垫,抬起头看着我说道。
“Edward大人,您这是……”
我不自觉地加重了语气。
“呵呵,地毯上很舒服的。”
(……我知道)
虽然早已知道Edward喜欢直接躺在地毯上,但在这个时间段他从来没有这么做过。餐后饮红酒和躺在地毯上是他的两大减压方法,饮酒时他会发点牢骚,而躺下时他是什么都不想。
晚餐后并不是可以完全放松的时间段。
心里明白不应忘形,然而惯性是可怕的——看到躺在地上的Edward,我就忍不住想去踩上一脚。
手中拿着红酒和酒杯,我走到了Edward的身边。
“啊,等一下!Sheila,等一下!”
他慌忙坐起身来,边说边往后蹭了一步。
“请您接着休息。我来为您准备红酒。”
说着,我把托盘放在地上,蹲下身开始向杯中注入红酒。或许是品种不同,这次的红酒酒香虽然并不浓烈,却一下子浸透空气,让人未饮先醉。
“……Sheila。”
Edward说着,握住了我的左手。
“听好了,我拽你时你要倒下来。”
“这是您的命令吗?”
“不是命令。”
Edward露出了一个王子所不应有的表情。
“我爱你,Sheila。”
我失去了重心,穿着花边衬衣的王子轻松地接住了我。
“我是您的东西,请您一定要让我为您而死。”
“啊啊,当然了。你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他用力抱紧了我,像是怕我逃走,又像是要榨干我全身的血液。
“你好香啊,Sheila。”
“?”
Edward的话让我摸不着头脑。我的主人绝对不是那种会说什么“你可爱得让我想吃了你”的人。
“您是说酒香吗?今天的红酒是新贡上来的……”
“花香。”
“哎?”
“百合。……有人送你花?”
“怎么会呢。您说笑了。”
(会送花给第二王子的女仆长的人,恐怕不太正常)
“真的?”
“真的。话说回来,您怎么知道是百合的?我完全没有闻出来,不,是没有闻到。”
“你不记得就算了。……今天的红酒,是那地方的特产吧?”
橄榄石绿的眼中闪过一丝遗憾,同时却交织着几分安心。
“啊,是的。”
“呵呵,结果还是没能在当地好好喝到呢。”
“那是我的失职。”
“不许再有那样的失误了。你要成为最强的,最强的,属于我的人。”
Edward边说边松开手,又端起了身旁的酒杯。映着鲜红的地毯,杯中的液体泛着紫色,显得不再刺目。
“Sheila。”
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酒,Edward放下杯子拉起了我的手。
这不是平常的他。平常的他不会在这个时间躺在地毯上,不会用这种粗鲁的方式喝酒。
“您喝得这么快,不容易尝到红酒的味道。”
“是吗?”
说着,他捧起了我的脸庞。
“比起红酒,今天我更想闻闻百合的香气。”
红酒的味道在口中泛开,眼前是Edward的柔软的金发。
会被红酒灌醉的人无法担任侍卫。
(可是……)
如果这是您的希望的话。
唇边有柔和的触感,口中是红酒的味道,鼻中则嗅到了百合的芬芳。
您看,这里明明没有百合的。
看来,一定是我已经醉了。
被百合和红酒的香气包围着,我闭上了双眼。
“Sheila。”
“我也爱您,Edward大人。”

题目 : QuinRose
博客分类 : 游戏娱乐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>w<雖然之前已經在論壇上讀過了~

還是忍不住要來讃一下XD

白百合的花語……是純潔的愛吧?
用在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被弄髒了的主僕身上,覺得異常諷刺卻也異常貼切。
不知為何總覺得這兩位的相處模式像是現實版+黑化版的Ace×Alice呢~
也許是我的錯覺?@-@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