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Will'o'wisp同人]One day in London Scene3

~Scene3~with Jack to the British Museum

Jack’s Lantern。传说中的杰克是个行踪飘忽,难以捉摸的人。
我家的杰克,至少在难以捉摸这一点上,达到了传说的水准。
虽然已经一起生活了一年多,但我还是几乎无法从他的表情上判断出他在想什么。回想起来,威尔和伊格尼斯虽然也常常板着脸,却不像杰克这么面无表情。
……真是最适合打桥牌的脸。
按杰克自己的说法,人类的感情活动与对应的表情之间有着极为复杂的关系。有时表里一致,有时却又完全相反。非常有趣,值得研究——这是他的评价。
其实我觉得杰克的心情和表情的对应关系更值得研究。不过,他自己肯定不会去研究,而我呢,最多就是直接问他,不必说,答案自然是:“嗯,我只是针对现在的状况,做出了合理的选择。”
早餐后,如同以往一样,杰克开始专心致志地读报,我则坐在桌旁,双手支着下巴,看着他胡乱想些不打紧的事。
(……今天有点不想去工房)
制作人偶是我最大的乐趣,看着顾客们拿到人偶时露出的笑容,我就会从心底里为自己是个人偶师而感到自豪。
不过……我已经连续完成了9个委托,这21天来每天从早到晚都泡在工房中,难免有点倦怠了。
“哈……”
一不小心,叹气声就从口中漏了出来。
啪沙。报纸被合起来。嚓嚓。皮鞋踩在地毯上,几乎没有脚步声。
“汉娜。”
平稳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。同时,声音的主人的脸和我的距离只剩两英寸。
“啊,杰克。打搅你读报了,抱歉。”
杰克总是这样,你永远猜不到他接下来会做什么。和他一起生活了一年多,我也多少适应了。但像这样突然的近距离接触,还是会让我因为吃惊和害羞而心跳不已。
这次虽然在表面上保持住了平静,但我的话是搪塞不了杰克的。
“汉娜,你说的话和你想说的不一样。我知道人类经常会用假话来搪塞他人。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,却要选择这样低效率的交流方式呢。”
无机质的灰色眼睛透过无机质的镜片注视着我。表情还是一点没变。
“杰克……对不起。”
“不,汉娜,不必对我道歉。这种现象在人类中很常见。我想知道的是你叹气的原因。据我所知,人类叹气往往是对某事感到失望或厌烦的表现。我不希望你因为这类的负面情绪而感到苦恼。”
前边的话都是理性的分析,最后一句却这么直白。听了自然只有说实话的份了。
“哎?嗯……其实,我今天不太想去工作,可是不去又不安心。”
听我这么说,杰克直起腰,轻轻推了下眼镜,开始低头思考。
“…………好。”
似乎得出结论了。
“汉娜,今天休息一天,和我一起出去。根据我观察的结果,人类在心情不好时会出门游玩,借此转换心情。同时,据我所知,这一行为的效果相当可靠。”
不等我做出什么反应,已经被他拉起来,走到了玄关。
“我在这里等你,你去换好外出的衣服。”
杰克就是这样,不给我选择的机会。
不过,我喜欢他为我做出的选择。

今天的伦敦也是阴天。太阳光通过厚厚的云层洒下,行人们和街道两旁的房屋都在地上投下了灰色的影子。不过这样的天气并不会影响人的心情。看到湛蓝的晴空自然会心情舒爽,但柔和的细雨一样能滋润人心。
透过重重云层的阳光不再刺眼,只温柔地照亮城市,人们甚至可以直接仰视太阳的身姿——笼罩着橙色光芒的,像金平糖般圆滚滚的光球。
享受着伦敦特有的阳光,我和杰克走在通往罗素广场的路上。
出门走了五六分钟,我才想起问杰克今天的目的地是哪里。而他的回答简洁明了。
“博物馆。”
在伦敦,说起博物馆,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大英博物馆。小时候,爷爷曾带我去过,但具体看到的东西,现在已经记不起了。
(博物馆么。真适合杰克呢)
要说住在伦敦的时间,应该还是我比较长(大概吧),但出门上街,却几乎都是由杰克带路。我也曾经觉得有点不服气,要求带路,结果很快就绕晕了,最后还是靠杰克。按他的说法,人类的女性,一般而言不擅长空间记忆,所以我记不住路很正常。……不知他是不是为了安慰我才这么说的。总之,今天去博物馆,导游的工作还是要交给他了。
杰克在我的右边,走路时总是比我快一步,今天他的脚步比往常还要快一些,看来真的是很着急……我也努力加快了步伐,希望能早点和他一起去到博物馆。
就这样又走了六七分钟,默默地走在前边的杰克突然停了下来,转身对我说:
“汉娜,你累了么?从刚才起,迈步的频率就不稳定。”
的确,本来要跟上杰克就需要快走,今天的速度更是接近一路小跑了。
“没事的。杰克想早点到博物馆吧?”
本以为他会说是,却不料他摇了摇头,说道:
“不,你似乎误会了,汉娜。今天出来的目的是消解你的压力,像这样增加你的体力负担岂非南辕北辙。”
“可是,我看杰克走的比平常快……”
“汉娜,我是想早些到能让你放松的地方。”
他的声音如同往常一样,带着无机质的冰冷,而语气间却有了微妙的起伏。
“抱歉,汉娜。这次是我没有给出充分的说明,结果反而使你感到了疲劳。”
说着,杰克握住了我的手。他的手很温暖。
“汉娜,今后避免类似状况发生,应该……”
再让他分析下去的话,刚才的努力就白费了。
“杰克,今天要好好陪我参观博物馆哦。来,快走吧,我等不及了呢。”
微笑着看着他的眼睛。灰色的双眼,一瞬间闪过了温柔的光芒。
“啊,是啊。今天是为了你的,如你所愿,汉娜。”
只有我知道,其实杰克偶尔也会暂时放下理性分析。像这样,为某个不必解释的理由微笑。

换回了正常的步速,又走了十分钟,我们终于来到了大英博物馆的门前。
博物馆的藏品之丰富是家喻户晓的,再加上全年免费向社会开放,每天的参观者都是络绎不绝。不过今天是礼拜三,所以人还不算太多。
周三。说起来,今天不但我的人偶店临时停了业,杰克的诊所也停业了。
想到这里,心中觉得有点对不起他。
“汉娜,干什么低着头,进门了。”
但他平稳的声音一瞬间就吹散了我的消沉。
对,杰克一定是“判断情况,作出了最佳选择”,那现在来到博物馆,我也应该“选择最有效率的行动”,好好放松心情。
博物馆被划分为几个大的展区,花上一整天也只能转完其中的一个。
“汉娜,今天去哪个区?”
现在我们正站在游览图前,商量该去看什么。……与其说是商量,不如说是我一个人在发愁。
满以为杰克早就决定好去哪个区了,不料很少征询我的意见的他却说我来选是最合理的。平常脑子里根本不会考虑这方面的事,突然被问想去哪个,让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在导游图前站了整整三分钟,我终于选定了今天的目的地——东方展区。
“好,东方展区。走吧,汉娜。”
杰克二话不说,拉起我的手,立刻向展区走了过去。
“啊……杰克,手。”
手突然被他握住,我有点吃惊。
“手?哦,为了防止路上的状况再次发生,这样一起走比较有效。……刚才不是也做过了么。”看着杰克一本正经的样子,本来有点害羞的感觉也消失了,只觉得他实在有趣。
(有趣。……还有一点可爱)
一踏进东方展馆,就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未知而神秘的东方世界。众多古色古香的展品都散发着幽雅的气息,而馆内的装饰也是东方风格的,直让人怀疑自己是否一步跨过了连接东西方的时空门。
“汉娜,虽然今天只要是你想看的就都好,但东方展区的确是很不错的选择。”
杰克说着,轻轻推了一下眼镜。他就像找到新玩具的小孩子,声音和表情都比平常明快好几级。
“人类的确是有趣的生物。同为人类,不同地域的文化表现会有这么大的差别……值得研究。之前我也注意过这个问题,但仅仅我能观察到的人类所提供的课题也已经十分……唔,果然所有的问题都难以舍弃。”
杰克盯着一幅画,开始自言自语,看样子,他又有了新的课题。
其实我想起来看和东方有关的展览,也不完全是心血来潮。前几天和一位经常订购人偶的顾客说起东方的人偶,结果就想到作为人偶师,专精一种风格是不够的——想尝试制作东方风格的人偶。但东方的东西差不多都是奢侈品,人偶更是罕见,要找到范本相当困难。今天来到博物馆,又想起这件事,就选择了东方展区。即使没有人偶,能看看其他的美术品,也能揣测出一些风格上的特点吧。
我也和杰克一起,开始一件一件,仔细观察各种展品。虽然以前也见过一些舶来的茶具和丝绸,但魄力完全不能和这里展出的美术品相提并论,不知不觉,我忘记了时间,被吸进了东方魅力的世界。

我和杰克都在一幅卷轴前停下了脚步。
卷轴上是东方的神秘国度——中国的文字。印象中的文字是字母的排列,有规整的印刷体,也有漂亮的花体。但眼前的这些字完全不同,以至于刚看到它时,我还以为这是一幅奇怪的,只有黑白两色的绘画。
像画一样的字。每一个字长得都不一样,难以想象中国的人怎么记下这么多复杂的字。更奇妙的是组成字的线条。字母一样由线条、点划组成,其种类也不少,但单拆开来看,就只是普通的直线和曲线。可是这些文字的线条变幻无常,同样是一条竖线,有长有短,有粗有细,虽然都是黑色,却有颜色浓淡的变化,有的让人一见即想起白桦树,有的却像瀑布般从天而降……卷轴的旁边陈列着中国人写字的笔和墨水:用兽毛制成的柔软笔尖,像黑炭般的墨块。
“……有意思。”
耳边传来了杰克的声音,他也和我一样,专注地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卷轴。
“以前研究过的外国文字,其区别基本集中在发音和拼写上。但东方的文字,似乎没有‘拼写’的概念。同为人类,却用完全不同的方式交流,记录自身的文化……人类的创造力,或许真的是无穷的。”
说着,杰克转过身来看着我,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喜色。这是每次,找到了“非常有趣的问题”时的神色。
“汉娜,不觉得这实在很有趣么。”
对,这也是杰克真正为发现新问题而高兴时,一定会问周围人的话。
的确很有趣。每次看到杰克的这种表情,听到这句话,我都会觉得有趣。对我来说,比起“问题”,杰克本身更有趣。
“杰克,为什么那么高兴呀?”
明知故问。可是忍不住要问。
“这些全部都值得研究。看到生命的智慧和隐藏其中的奥妙,是最大的乐趣。”
那么,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制作人偶了。
……这两个理所当然的答案,不知为何,让我有一丝不安。
“东方的文字不可思议。汉娜,就像你一样,不可思议。”
冷静的声音把陷入沉思的我拉回了现实,而话语的内容让我有些吃惊。
“汉娜,每次想到世界上还有无数的未知等待我去探索,我就都会庆幸自己有现在这个形体。而看到你,我不知道自己该去感谢什么。”
“?”
我不解地抬头望着他。
“我想了解你的全部,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。面对问题,我从未想过放弃研究,未知是我最中意的词。可是面对你,我既为有‘未知’而喜悦,又为有‘未知’而不安。”
慢慢回过神来的我逐渐理解了杰克话里的意思。脸上的温度瞬间不受控制地窜了上去。
“杰、杰克。”
想起这里是博物馆的我,想要打断他的话。
“汉娜?嗯,这种感觉和发现问题时完全不同……比发现问题时好得多。”
拉起杰克的手,我快步向展厅外走去。
“汉娜,展览只看了一半。你累了么?”
为什么这个人可以这么……呢。
“不、不累。但是,想出去户外走走。”
“啊,的确,户外的空气有助于发散疲劳……”
无视杰克一个人的讲义,我只是紧握住他的手,向门外走去。
闷在家里的疲劳消解了,可是和他在一起,听到这种话,对心脏健康更加不好。
“汉娜,请给我发现更多‘未知’的机会。”
说着这种话的他,看上去依旧是那么冷静。

题目 : 女性向游戏
博客分类 : 游戏娱乐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